自慰很黄很细的小说-校园禁脔h最新章节列表

刘小民长的很壮,那拳头抡起来都呼呼带风。温喆左躲右闪也没躲过几下,头上和身上都挨了几拳。“你他妈的讲不讲理。”

温喆也是个好战分子,上学的时候也算是混混一流。见刘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温喆哪能站在那里让他打,顺手抄起个椅子就砸在了刘小民身上。

 文学

刘小民没想到温喆还敢还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温喆打到了脑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来,把他半边脸都染红了。

“妈了B你敢打我?”刘小民怒不可遏,迈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顶到了温喆脑门上。温喆被这一下顶的脑袋发晕。刘小民趁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皮鞋头子不住的往温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让你跟我妹妹处对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温喆只是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也没了反抗之力,只能任凭刘小民踢打。“住手,你是谁,敢在这里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委会的张会计听到声音跑了过来,见刘小民狠命的踢温喆,顿时就急了。“你他妈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刘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张会计脸上,把张会计打的“妈呀”一声,脸上的眼镜都打碎了,镜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刘春杏从门外冲了进来,哭着抱住刘小民。而刘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刘春杏的肩头,刘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村支书刘铁柱也走进了屋子,刘小民见是自己亲叔叔来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给她找好婆家了,是在县里包工程的,光彩礼就给了五千,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还想跟春杏处对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刘小民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气呼呼的说道。一边的刘铁柱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温喆,对刘小民说:“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长来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钱高强?他来了敢把我咋地,这十里八村的谁不认识我刘小民,他还敢抓我呀?借他几个胆儿。”

这刘小民在附近一带确实是有一号,就算在乡里也比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别说刘铁柱这个当叔叔的了。

“谁敢在村部打人,还反了他了。”

得着信儿的钱高强也跑到了卫生室,见到地上躺着的温喆顿时就跑了过去。见温喆还活着钱高强长出了口气,随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刘小民。

“我说刘小民,你跑到我们小钱村打人算咋回事?”钱高强虽然在说刘小民,不过口气却比较温柔,显然他也十分忌讳这个刘小民。

“钱村长,这小子想跟我妹子处对象,我打他不对吗?”刘小民可一点都不给钱高强面子,钱高强被噎了一下,讪讪的说道:“那也不能把人给打成这样啊。”

“打成这样?我告诉你,这算是轻的,要是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残了他。钱村长,我刘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说到做到。”

说完刘小民就不再搭理钱高强,拉起地上的刘春杏就往外走。“走,跟我回家,别再来这破地方上班了。”

刚才刘春杏只顾在温喆身边哭,这会被刘小民一拉顿时就挣扎起来:“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给那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刘春杏哭的十分凄惨,一边的刘铁柱看着不忍,对刘小民说道:“小猛啊,现在就先别让她回去了,万一再有个好歹,你先让她在这吧,我劝劝她。”

“叔,今天她必须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来我家,不回去不行。”听刘小民这么一说刘铁柱也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不舍的看了一眼刘春杏。

钱高强见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温喆身边掐着温喆的人中,掐了一会温喆醒了过来。刚才刘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对他一阵猛踢,把他给弄晕过去了。

醒过来的温喆一见刘小民拉着刘春杏往外拖,顿时一股火气就冲上了心头。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和头部的眩晕温喆站了起来,指着刘小民,“你他妈还是人吗?有人这么对自己妹妹的吗?”

钱高强吓得赶紧去拉温喆,刘小民这货他也知道,要是真发起火来可能真会把温喆给打死。而温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一把甩开钱高强,晃晃悠悠的朝刘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妈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刘春杏见刘小民又要对温喆下手,一把将刘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别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卫生室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村委会里开进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随即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子,其中一个朝四周扫了一眼,随即看到卫生室门口的刘铁柱,问道:“请问温喆先生是在这里吗?”

刘铁柱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那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朝卫生室走了过来,刘铁柱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急忙问道:“你们找温喆干啥?”

领头的男人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老板请他过去一趟。”随后便不再理刘铁柱,走进卫生室。当看到卫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衬衫明显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温喆先生?”领头的黑衣男子又问了一遍,随后看到了穿着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温喆。“你是温先生?”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不过温喆还是点了点头,看着摇摇晃晃的温喆黑衬衫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说道:“温先生,我们老板想请你过去一趟,你能跟我们去一下吗?”

虽然黑衬衫说话十分客气,不过温喆却感觉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温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这几个看上去很像黑社会的人来找自己干啥。

“走吧温先生,我们老板还在等着呢。”黑衬衫也不废话,一摆手身后就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温喆往外走。

本来还在剑拔弩张的刘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领头的那个黑衬衫,问道:“你们要带他去哪?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最好闭上你的嘴,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给你缝上。”虽然黑衬衫的语气很是平常,不过刘小民却感觉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话对方肯定会这么做,所以他很聪明的把嘴闭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温喆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弄到了车上,黑衬衫一上车,汽车就发出吱吱的叫声,直奔着村委会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温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已经到了县城。汽车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丽豪门口停下,此时的温喆已经基本没事了,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衬衫,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究竟是谁呀?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一路上温喆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个问题,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样,到了就会知道。

几个人上了电梯,温喆还是第一次坐这东西,不过他没心思兴奋,脑袋里一直都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要见他。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停下,温喆跟着几个黑衬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领头的黑衬衫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进来才慢慢的将门推开。

“老板,您找的人我们带到了。”

屋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的白白净净,而且还带了个金丝眼镜,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行了,你们出去吧,我和温先生谈谈。”

几个黑衬衫退了出去,温喆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对方朝他笑了笑,轻声说道:“用这种方式见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温先生原谅。温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想请温先生给我看看病,若是温先生能够把我治好的话那报酬随你开,多少都行。”

听对方说要他看病温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发上。本来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轻,现在身上还疼着呢,老站着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与自己那就没什么事了,温喆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呢。金丝眼镜笑呵呵的看着温喆,完全不在意他脏兮兮的样子。

斯文的从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随后拿起打火机在雪茄上烤了几遍,将雪茄递到温喆手中。

“温先生,尝尝这个,巴西的雪茄。”温喆也不客气,接过来点上火吸了一口,顿时就咳嗽了一声。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会呛着的。”

温喆抽了一会雪茄感觉精神了不少,随后对金丝眼镜:“你是什么病,说来听听。”金丝眼镜微微一笑,“说起来还真丢人,温先生是医生,我也不瞒你,我那个东西不太好用,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我跑了很多医院但都没有效果,所以今天才把温先生请来。”

“哦,是这么回事,那你怎么会找我给你治病呢?你怎么就知道我能治呢?”温喆很好奇他为什么会找上自己,怎么会知道自己会治病的。

“我手下有一个包工程的,在他手底下有个工人叫王大贵,这下温先生应该明白了吧?”温喆点了点头,原来这风是从王大贵那传出来的,这就难怪了。

这王大贵也不嫌丢人,自己得了性病还好意思满大街说去。不过这王大贵的病可能是见好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把自己会治这病的事情也说出去。

“呵呵,温先生,既然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我们就谈谈报酬吧,给你这么多你觉得合适吗?”金丝眼镜伸出两根手指,温喆点了点头。

两千是不少了,都快赶上他两年的工资了,看来对方真是个有钱人,一出手就是两千。“好,那你就把裤子脱了吧,我要看看。”

金丝眼镜点了点头,也不迟疑,本来他穿的就是睡衣,将腰里的带子一解,他就赤裸裸的站在温喆的面前了。

温喆低头在他那东西上看了一会,随即便想从身边拿银针。可是一摸却摸了个空,他的银针在卫生室里,没带出来。

“我的家伙什没带。”温喆尴尬的挠了挠头,其实这也不能怪他,那几个黑衬衫架着他就走,也不说让他来干啥,他哪里能想到是要给人看病啊。

“温先生是说银针吧,没关系,我这里已经准备了。”说着金丝眼镜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个针袋递给温喆,温喆一看顿时就爱不释手。

这银针比他的那套要好很多,不仅做工好,而且光泽度也比他那套要好上不少。“你趴在床上吧,我要在你为椎骨那里下针。”

针经上说过,阳痿的人需要在尾椎骨处施针,再配合少阳与合阳两穴,便会有效果。温喆让金丝眼镜趴好,先在他尾椎骨上下了一针,随后又在小腿的合阳穴下了一阵,最后才在脚上的少阳穴上下针。

随后温喆同时转动尾椎和合阳上的银针,针眼处微微肿起才停手。最后又在少阳穴上转了一会,等三处穴位都转好了温喆先将少阳穴的银针拔出,接着又同时转动尾椎个合阳穴上的两根银针。

一直转了五分钟左右温喆才停下手,将两根银针分别取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随即在金丝眼镜的尾骨上一拍,金丝眼镜顿时就大叫了一声,随后就从床上跳起,兴奋的大叫,“我行了,我又行了,真是老天开眼呐。”

金丝眼镜在房间里足足蹦了好几分钟才感觉自己有些失态,将睡衣穿上,不过睡衣被他顶起了一块,支了个小帐篷。金丝眼镜不好意思的朝温喆笑了笑,说道:“温先生,您真是太神奇了,我真得好好谢谢你。”

说完金丝眼镜便在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两沓大团结,放在温喆面前。“温先生,这是我们刚刚说好的报仇,另外我还会给您一个你很希望得到的消息。”

看着眼前两沓大团结温喆不禁有些反应不过来,看了半天才问金丝眼镜:“这两沓大团结都是给我的?”金丝眼镜点了点头,温喆拿起一沓在手里颠了颠,“刚才你伸出两个手指我还以为你说的是两千呢。”

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他很理解温喆现在的心情,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的时候也是和温喆一样,感觉有些不敢相信。

“娘的,早上在卫生室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听到刘春杏她哥说什么给了五千彩礼,等我回去了直接就砸他一万,看他还拦不拦着我和他妹子搞对象。”

温喆将两沓钱放在两只手上颠来颠去的玩了半天,才想起金丝眼镜说还要告诉他一个消息,不禁好奇的问:“你刚才说要告诉我个我最希望知道的消息,是什么消息?”

金丝眼镜喷出一股烟雾,缓缓说道:“温先生,在告诉你这个消息之前也许我们还可以谈点其他的事情,比如合作。”

“合作?合作什么?你是让我给别人看病?”虽然不知道面前的人要合作什么,不过温喆却清楚自己唯一能拿的出手也就是针灸了,没准这个金丝眼镜是看上了自己的针灸术,想合伙开个诊所什么的。

想到这里温喆不由得暗暗兴奋,要是能开个诊所,那肯定能赚大钱。但转念一想温喆又觉得有些不妥,自己虽然能治病救人但毕竟没有行医执照,没有那东西根本就开不了诊所。

而且他还想着进乡卫生院呢,那天当成那么多人说要进乡卫生院,要是进不去那赵老二肯定得往死里笑话他,而且村里的人肯定也是一样,这样的话就没办法在村里待了。再说刘春杏的事情还没解决呢,这顿打肯定不能白挨。

还有就是钱寡妇,才刚刚跟她干了那事,温喆对她十分不舍。

轻轻摇了摇头,温喆将脑袋中的想法都甩到一边,抬头看向金丝眼镜。“我想我不能跟你合作。”

金丝眼镜一愣,随口说道:“温先生,我还没说什么事呢您就拒绝了,难道就不想听听我要说的事情?”

温喆心里早就肯定了这个金丝眼镜是要跟自己合作开诊所,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你别说了,我没兴趣。”

温喆的想法十分单纯,毕竟他只是个农村孩子,如果他仔细的想一下那肯定就不会认为人家会跟他合伙开诊所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842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