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浑圆雪臀迎合娇吟,两只乳房像小兔子一样跳出来

但好像那震动没完没了了一般,吵个不停。


  我也好奇那袁朗是否有啥秘密,就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看。

  发现是数条短信,而这个备注却是一个为‘林语老师’发过来的消息,我顿时就想到了那个穿着制服的林老师。

  尤其是短信上的话,更让我确定了下来。

  “那个学生怎么样啊,你随便教训他一下就成了。”

  “我看那学生似乎有点狠,你不要故意刺激他,别弄出什么事。”

  果然,那个林老师在提醒袁朗注意我,而且把我说的那么不堪。只不过他们这话语交流有点儿亲密啊。本着好奇加无聊的心态,翻着他们的一些聊天记录。

  “我还说那个袁朗为啥那么热情啊,没想到真的是狗男女啊!”因为他们聊天记录虽然不算多露骨,而且有一些部分似乎被删掉了,但不容置疑的是,他们肯定有一腿。

  而我在猜想他们一些事情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又振动了一下,发现一条新短信传过来了。

  “你想我了没?”

  还是这个林语老师发过来的,我原本不予理会,但想到了那个女人的嘴脸后,突然就想到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然后我咧开嘴笑了笑,按动手机键盘,输入了文字:“自然想了啊,亲爱的,我好想你啊,我现在就想看看你,一分钟不见你,我都觉得好寂寞。”

  点击确认键,发送了过去。

  几秒钟不到,对方就回复了消息:“你想我哪了?”我一看这短信,感觉要出大事了一般。他们的关系远比我想象的更要亲密啊!

  “哪都想,尤其是丝袜大白腿,还有胸前傲娇小白兔要不给我拍个照片吧,哈哈。”

 文学


  我发送过去之后,过了好一阵都没有回复,还以为自己露馅了呢。正准备解释什么的时候,却发现手机上面又振动了起来。

  而这并不是短信,而是一条彩信。

  “卧槽,什么情况?”我看到了眼前这一张照片,心里突然就出现了一股浴~火。因为这个林语人品不咋样,但是身材极好,而且人也长得漂亮。

  还来不及把那张彩信删掉的时候,就看到了袁朗走了进来。

  而他也发现了我没来得及藏的手机,只不过却把纸巾揣进了兜里。袁朗跑到我面前,怒不可遏地伸出手抢走了手机。

  “你不知道偷看别人的隐私是犯法的吗?”他这么说,我鸟都没鸟他。

  然后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彩信之后,表情突然变得很精彩,尴尬的不行。他的奸情被我撞破了,我看他怎么说。

  但是他并没有我想象当中的那种惊慌失措起来,大方的把手机揣在了兜里后,反而还端着一副架子,教训起我来了。

  “你什么态度啊,做错了事情还有理是吧?我是叫你来面壁的,不是让你偷看老师手机消息的。”

  得了呗,要不是我发现了你们男盗女娼的事情,还不知道你比我想象的更差劲呢。

  他见我不说话,更是恼羞成怒,亦或者是因为我看破了他的好事:“行,你觉得没人治得了你了是吧,我现在就给你家长打电话,问他们是怎么教育你的。”

  本来对于这样的辱骂我是听之任之。然而我又听到袁朗蹬鼻子上脸一般,骂道:“你个没教养的小兔崽子。”

  我顿时一股怒火从脚底心直冲脑门,我最讨厌别人骂我死去的妈妈了。

  不管怎么骂我打我,我都可以忍着,但是骂我妈不行。至于我爸,他不管我,我自然也不会管他。“袁朗,你如果再说一句,信不信老子一刀捅死你?”

  “你个小瘪犊子,想造反啊!”袁朗指着我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我那副要吃人的眼神的时候,他放下了手。

  “你无药可救了。”

  “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咸吃萝卜淡操心。”

  他也是被气坏了,指着我说道:“行,你给我等着。”他说完之后,不再犹豫,当着我的面翻起了档案资料,那里面有家长的联系电话。

  在他翻电话号码的时候,我就在一旁冷眼旁观。现在那个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除了失踪的妹妹林熙之外,再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觉得温暖的。

  没多久后,袁朗拨打了号码过去,但是我爸的手机号码,可接电话的是我那个后妈。

  “你是付遥的家长吧,这个学生在学生竟然公然顶撞老师,而且还威胁同学,你们为什么不管?”也不知道袁朗有意还是无意,他把免提打了开来。

  “我跟你说,那小子就算是死了老娘也不管,谁爱管谁管去。”然后电话里面就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操!”我难得见袁朗爆了粗口。

  他看向我,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同情的说道:“难怪你有恃无恐,看来你家里人也不待见你啊!不过你别得意,既然你家里人不管你,那么就把你送到训导处去。”

  学校训导处,一般都是对不良学生批评教育的地方,而且各种对学生处罚的决定都是从训导处出来的。

  “你别以为你不道歉认错就行了。”他这么说,我还是不吭声。

  第一原因我不想说话,第二我觉得他真的很恶心。看起来是为人师表的存在,但背地里一肚子男盗女娼。

  “付遥,你是我教过最差劲的学生,上课不听讲,也不知道你这样的人怎么进了我们这重点中学的。”

  他随即摇头,似乎在否决自己的说法:“也对,就你们家那个条件,能教出什么好学生来啊。”

  “既然你不悔悟的话,那只能让训导处决定了,说不定会开除你这样的学生,省的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我一直在旁边听着,我想听听他这个老师是怎么编排我的。但是我没想到自己竟然那么不堪!

  团结同学就必须把自己当初任人欺辱的么?谁都可以打骂我,嘲笑我,甚至还逼我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情。他妈的什么都不管,还觉得我这个学生做的不好?

  我有今天,还不是你们逼我的啊!我的忍耐是有极限的,我握紧了拳头,咬着牙。

  而袁朗似乎都没有感觉到我的愤怒,而是在那边上自顾自的说道。

  然后看向我,眼睛里面充满了蔑视嘲笑,然后像是请教询问一般的语气,张嘴对着我说道:“对了,你那个妹妹听说也是一个与社会上人交往密切的小太妹,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巴掌直接拍在了办公桌上:“嘣!”一声巨响。

  “袁朗,你他妈够了。”

  袁朗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付遥,你什么态度?”

  我的脑子里面像是要爆炸了一般,手上的青筋毕露,我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无耻的人。

  而且我还有一股无名怒火要发泄出来:“我什么态度,你一个为人师表的人渣,你还问我什么态度,老子要杀了你!”

  “嘣!”这是我第二次拍桌子。

  我没有理会他,反而仇视的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你别以为你有恃无恐,信不信我把你跟那个贱货的事情抖搂出来!想要开除我,你他娘的算老几!”

  而且我这句话一开口,袁朗还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想要说话却无法开口。因为他可是有家室的人,这件事我们班上的人都知道的。

  那个林语我虽然不熟悉,但这件事一旦爆发出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是了。

  我啧了啧嘴继续说道:“你什么人我是知道的,而且这件事让你老婆知道了,你说她会不会掐死你啊?”袁朗长得不错,但是他老婆却有点磕碜。

  不仅胖还有点丑,但是他们结婚的原因好像是女方老爸是教育局的领导,不然以袁朗这年纪跟资历,不会执教一个班级,而且在年级组还有一定的权力。

  “OK,这应该是你们做那种事情的暗语吧,啧啧”我翻看聊天记录的时候,发现这一句比较频繁。然后想起了距离学校数公里外,有一宾馆叫欧凯宾馆。

  我其实只不过是试探一般,但没想到袁朗的脸色更不对劲了,才明白自己试探成功了。更主要的是那带着OK的消息大部分都是下午四点左右才发的,平均一周有三次消息,这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沉默了好一会的袁朗开口了,像是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你滚吧,你记住从今天开始,你任何的事儿我都不会管!”

  对于他这副态度,我不悲不喜。

  直接就朝着办公室门口方向走出去,但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班主任,那个林老师的胸还真是大啊!”

  等我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就听到了里面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看样子袁朗正在大发雷霆。但是没有人让他骂,只能对着课本用具发泄愤怒了。

  呵呵,你他妈恶心我,我也得报复回来。我在窗户这里瞄了一眼失态的袁朗后,啧了啧嘴,大步离去。至于那个高二的姜皓,呵呵,我等着他来找我报复。

  我回到教室后,发现同学们看我的眼神很不一样。或许是我今天早上的爆发让他们有点不同的心思吧。

  另外陈宇跟我一起出去的,但是我回来了,而对方没有回教室,这其中的可能性就很好猜测了。只不过我才不管他们如何看待我,反正在我眼中就那么回事。

  睡了两节课后醒了过来,而我也看到了陈宇穿着一身新衣服走进教室里,他看向我的目光充满了仇恨,阴恻恻的。

  只不过我受不了这小子的挑衅,站起身来,对着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另外我指着他的裤裆笑了笑,更是让他怒不可遏。

  但很快他笑了,指着我说道:“付遥,你等着吧,自己找死怪不了别人。”

  我一开始一愣,但很快就想到了他所说的是姜皓的事情。

  只不过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响起了上课铃。

  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的,他黑着脸走进教室的时候,我发现他装作不在意地看了一眼我这个方向。至于他怎么想的,那我就不清楚了。

  反正他现在看我,就像是看不到我存在一般。

  也对,我以前都是透明人,习惯了。

  袁朗的执教水平只能说一般,我压根没有心思去听,直接趴在桌上就睡。

  这样的事情,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敢这么做了,哪怕是陈宇也不行。当然我也听到周围一些同学在小声的嘟囔,为什么袁朗没有来骂我。

  呵呵,难道我要说自己有他的把柄吗?只不过我这一节课虽然是睡觉,但并没有睡着。

  而接近下课的时候,突然就传来了一阵骚动。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发现教室门口出现了十来个陌生的男生。等我看到其中一个人是高高二三的班后,就立刻明白了他们的来意。

  很快,下课铃响起。而那高二的男生走到我们教室门口喊了一句:“陈宇你出来一下。”他压根没有理会正在收拾课本的袁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714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