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_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动态图

“行,你只要这么说就行了,其他的交给我。”
再次的重复了一遍,周锐便挂了电话,信誓旦旦的冲着厨房喊道。
“行了,你过来吧。”
伴随着周锐这话一落,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啪嗒啪嗒的响起。
很显然,对于这个事情的结果,柳若梅很是看重。
“怎么着?你说了?那便麻烦你滚蛋。”
手指着门口,柳若梅毫无压力的道了这么一句。
早就料到柳若梅这家伙肯定会翻脸不认人,周锐忍不住的乐呵了起来,不屑道。
“怎么着?某人看起来是准备是准备说话不算话了。”
“什么说话不算话?”
一脸迷糊的盯着周锐,柳若梅的样子看起来还真不像装的。
“不是吧,难不成你不但有性淡病,还有失忆症?”

 文学


“呃。”
不知道周锐在说什么,柳若梅选择保持沉默。
周锐一见她这个模样,当下便上前了几步,一脸无奈道。
“你啊你,刚才明明说了,只要我敢跟百里梅说今天的事,把所有的责任都揽自己身上,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怎么,怎么?”
得,这记忆没了,坑了别人还不予许人家说上两句,周锐真是服了。
眉头紧皱的盯着眼前已经红了眼眶的柳若梅,周锐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是,你怎么能这样啊你。”
周锐都快没脾气了,双手叉腰便对着柳若梅道了这么一句。
可惜他如此没伤害的话落在了柳若梅耳中,却还是那么的刺耳。
“你、你吼我。”
话落,柳若梅便出乎意料的哭了起来。
这可把周锐给心疼得,当下便怂了。
“行行行,就算我错怪你了好不好?”
“你走开。”
周锐都有些怀疑柳若梅是装的了。
不然,自己刚一认错,她的反应怎么就那么的大呢。
“不是,柳若梅,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好歹也留我一天啊。”
也就一天,老子还不信搞不定你了。
后面的半句周锐没有道出口来,但满眼的占欲确实非常的强烈。
“不。”
柳若梅又不是傻,又怎么会让周锐留下来,当下便否定了起来。
“不是,你…..”
“呜呜呜。”
这下连让周锐开口的机会都没了。
他一说话,柳若梅便哭哭啼啼了起来,完全是逮住了他这么一个怜香惜玉的弱点啊。
“该死的玩意,你还真给老子得寸进尺了是不是?”
忍不住的低头骂了一声,当再次抬头时,周锐的眼睛里面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柔情。
行,既然软的不吃,那老子便给你来来硬的。
或许是察觉到了周锐的不对劲,又或者的嗅到了危险的感觉,柳若梅瞬间便松了口。
“算了算了,本女王便宽宏大量,不追究你刚才的恶作剧,收留你一夜算了。”
这…..
一脸汗颜的盯着柳若梅,周锐满腔的怒火无处解放。
该死的家伙,怎么就反应得那么快呢,要是晚点多好。
没办法,人家女的都退一步了,自己做为男的,也不能咄咄相逼吧。
非常憋屈的把满腔的怒火压下,周锐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柳若梅把自己打发到了一个角落。
“什么,今晚我便住这里?”
望着跟前柳若梅特意为自己准备的睡窝,周锐有些哭笑不得。
得,自己这是连睡沙发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睡地板了。
柳若梅,你还能在缺得点吗?
目光死死的盯着柳若梅,周锐暗暗在心中警告着自己。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等晚上再好好修理一番就是。
心中这么想着,周锐的目光便忍不住的四处溜达了起来。
一会儿落在柳若梅的胸前,一会儿又落在了她那浑圆的屁股上……
待狠狠的过了一下眼欲后,周锐这才深呼吸道。
“行吧,有地方住就不错了,多谢柳若梅同志。”
“哼。”
理都不理周锐一下,柳若梅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便直接转身离了去。
“不是,柳若梅,我没得罪过你吧,怎么你对我的意见这么的大?”
终究周锐还是平衡不下自己心中的愤怒,忍不住疑惑的道了这么一句。
而就在他这话刚落下时,柳若梅便一把转过了身子来,满脸铁青道。
“我真不知道百里医生为什么会找上你这样的人来给我治病,真是恶心。”
“你说什么?”
这还是周锐第一次被人如此嫌弃,他决定问个清楚。
不然,今晚他肯定会烦得睡不着的。
三步俩步的走到了柳若梅跟前,周锐一把把人按到在了墙上,冷声道。
“说,我哪里恶心…..”
还未等周锐把话说完,柳若梅便已忍不住作呕吐状。
可想而知,周锐在这家伙的眼里是多么的不堪。
“你再这样试试。”
虽然清楚威胁没用,但周锐还是说出了口。
而就是他这话,瞬间便勾起了柳若梅的什么坏记忆似的。
“该死的东西,卑鄙下流,不把女人当人看,换女人如衣服一般。”
这些话仿佛刻在脑海里面一般,柳若梅一丝意识都没有便道了出来。
很明显,这话是在说自己。
但周锐非常肯定,自己跟柳若梅才初次见面,她不至于都自己这么了解。
难不成是百里梅告诉她的?
脑海里面刚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周锐便摇头否定了起来。
不对,以百里梅的医者仁心,她绝对不会再拜托了自己来帮忙救人还如此的添堵。
心中想明白了这点,周锐的眼中再次的迷茫了起来。
该会是谁呢?为何柳若梅会对自己如此了解。
“该死的家伙,你给我滚远点。”
还未等周锐理清头绪,柳若梅便趁他不注意,一把便推开了他。
眼看着柳若梅不但口吐脏话,就连神色都那么的逼真。
周锐非常清楚,柳若梅对自己的厌恶肯定不是演的,而是真的。
“那个,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告诉你这一些的?”
没有再去按压柳若梅,周锐询问了这么一句,眉头紧皱。
“你自己干过的好事都忘了?还要别人替你讲?”
不满的瞪了周锐一眼,柳若梅不客气的道了这么一句。
“不是,你咋…..”
这下子,连话都不让周锐说完,柳若梅便已转身离了去。
“我去。”
终究按捺不住,周锐骂了一声脏话,便随手拿起了手机来。
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很快,对面便接了起来。
“喂,周锐,你这人怎么回事?”
一出口,百里梅便是责怪的语气。
随后,在周锐一脸的不明中,百里梅口吐真言道。
“你这家伙平常上女人挺厉害的,哄女人也有一套,怎么如今一遇到正事就不行。”
“周锐,你该不会是不肯帮我吧?”
百里梅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仍然是笑嘻嘻的。
但周锐非常清楚,如果自己要真敢应是的话,这家伙估计就该砸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利弊权衡之下,周锐还是把自己的难处道了出来。
“姐啊,真的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这个柳若梅,她似乎对我很熟…..”
犹豫了半天,周锐才琢磨着说了两句,便让百里梅给打断了。
只见那边传来了幸灾乐祸的声音,百里梅明了道。
“废话,她是寒红的姐妹,多了解你一点怎么了?估摸是寒红告诉她的吧。”

“这……”
万万没有料到在背后搞怪的,竟然是拜托自己来这边的寒红,周锐瞬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双方沉默了许久,百里梅见周锐还不开口,当下便询问了起来。
“那个,你究竟行不行啊?能不能搞定若若?”
“行。”
对于女人,周锐那会有搞不定的一天。
非常肯定的道了这么一句,在百里梅的笑声中,周锐信心十足道。
“有线索就好办了,这样吧,我先挂了。”
把话说到了这里,便也顾不上百里梅,周锐当下便挂了电话。
废话,自己现在要追的人又不是百里梅,又何必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问到了关键的一点,周锐立马便给寒红打了一通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
“我操你妹的。”
目光望着渐渐黑了屏的手机,周锐忍不住的暴喝了一声。
“行啊,寒红,合着你给我找完麻烦后便跑了啊。”
自言自语的道了这么一句,周锐突然把手伸了起来,使劲的握住。
他的这个癫狂模样,就好像要把什么东西捏碎一般。
柳若梅立在远处看着,手脚忍不住的起了鸡皮疙瘩。
而就在此时,便听到周锐把惹怒了他对象的名给喊了出来。
“该死的寒红,你最好不要让我找到,不然…..”
“不然怎样?”
虽然很害怕周锐此时的模样,但为了自己的姐妹,柳若梅还是拼了。
“哼。”
冷哼了一声,周锐双手叉腰道。
“一个长舌妇,你说我该怎么对她呢?”
“阿红才不是长蛇妇。”
快速的替寒红辩解了一句,柳若梅望着周锐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愤怒。
“呦,这就生气了。”
一见到柳若梅这幅样子,周锐脑袋瓜一灵闪,一条计谋便再次上心。
行啊,你不是不让我上吗?那老子就去动你姐妹。
我倒要看看,等到了那个时候,你还臣服不臣服,乖不乖。
脑海里面想到哭这里,周锐也不客气。
趁着柳若梅还找不到骂自己的话,周锐当下便再次的开起了口来。
“哼,老子好心救了她和她丈夫,来这边也是因为她,结果她倒好,呵呵。”
一句话,周锐不知道冷笑了几声,直把柳若梅给看得一愣一愣的。
待过了许久,才见她一脸呆头呆脑道。
“但你就是睡过她了,对吧?”
“没错。”
对于干女人这种事,周锐一向敢做也敢认。
没有丝毫犹豫的应了下来,在柳若梅发怒之前,周锐便抢先道。
“没错,我是干了她了,但那也是因为交易。”
“呵,交易。”
随着周锐那话一落,本来已经消了气的柳若梅,再次被气得炸了起来。
“周锐,你拿人夫君的命来威胁,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交易?”
“还有,你明明知道阿红跟她丈夫关系很好,为什么还要上她?”
“行,若阿红是个单身的也就算了,但她不是啊,她可是有夫之妇,你就不怕……”
后面的话柳若梅没有再说下去,但她望着周锐的眼睛已经充满了仇恨。
“你知道吗?就因为你,阿红不能继续在原来那个地方住下去,又得漂流了。”
“而这次,她所背的还是勾引他人这罪名,你让她以后怎么跟她丈夫相处。”
得,事情还真如周锐所想,寒红那事竟然往着坏的方面行去。
“可是,她也没跟我说啊,要是早说的话,我或许…..”
“说,说什么说?”
不等周锐把话说完,柳若梅便撕心裂肺道。
“周锐,她与你非亲非故的,陌生人一个就让你上,你让她这么说。”
“这……”
行吧,周锐还真没考虑到这一点。
但是,在柳若梅的话语中,周锐也扑捉到了最关键的一点。
“不是,你都说寒红跟她丈夫关系很好,那她丈夫信不信她?”
顺着周锐这话,柳若梅本来还有些癫狂的情绪竟然慢慢的消停了下来。
一个想法在脑海里面成立,周锐虽然很不想说,但望着跟前已然失神的柳若梅,他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
“他老公不信他对不对?其实他俩关系也没那么好,对不对?”
“我…..”
面对着周锐的询问,柳若梅羞愧得低下了头,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道。
“周锐,如果阿红当时去找你,你真的会帮她吗?”
“会。”
虽然不知道柳若梅问这话有何作用,但周锐还是顺着自己的本心,信誓旦旦的道了这么一句。
“对不起。”
随着周锐那话一落,本来还视他为敌的柳若梅,突然之间竟然改变了态度。
“这……”
一脸疑惑的盯着柳若梅,周锐猜是猜到了一些,但却也不是那么的清楚。
“对不起。“
再次的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柳若梅吸了吸鼻子道。
“周锐,我替我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
“这……”
事情实在是太出乎周锐的意味,连他反应这么快的人都忍不住的发起愣来。
而就在此时,便听到柳若梅继续道。
“周锐,我希望你不要恨阿红,毕竟我今天的所作所为都是自己心里面不甘。”
随着这话一落,柳若梅便把自己与寒红之间的事道了出来。
原来,在周锐来这里之前,寒红便已经来了一次。
她不但对百里梅要周锐来帮忙的计划,甚至还清楚周锐的第一个对象便是自己的好姐妹。
要说周锐和寒红嘛,他们二人多少是打过面的,互相对有所了解。
也就是因为信周锐,寒红才会把周锐给叫过来。
但她错就错在,她在替柳若梅讲起周锐的时候说了太多实话,以至于柳若梅误会了周锐……
“周锐,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寒红说的竟然是字面话,看来还是我多心了。”
一脸尴尬的解释了一切,柳若梅再次郑重的行了个礼,满脸的无奈。
“也是,都怪自己脾气太暴了。”
道歉的话说完,柳若梅还不忘吐槽自己一番。

“你们还真不亏是好姐妹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390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