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嫩玲珑莲足(小东西你就是欠弄)

眼见着安馨跌落空中的丁冰玉,转身迅猛地冲向院门,情急之下对着不远处,正在埋头打开阵法的两个守卫,高声喝道:“让开!”

    她挥动手中的长剑径直砍向面前的阵法。

    “砰”一声闷响,丁冰玉一剑之下,她面前的阵法连虚影都未能显露出来,反倒是她手中的长剑脱手向后倒飞,丁冰玉情知不好,飞快地侧身避开长剑,“咔”一声钝响,她右手肩膀处传来剧痛,肩关节已然脱臼。

    丁冰玉低哼一声,一边悍然伸出左手,一把握住右肩猛地一拧,让右肩“咔”一声复位,一边转头看向身侧刚刚推开的守卫,目光落在他们手中的阵盘上,急声吩咐道:“快打开阵法!”

    随即她狐疑道:“怎么还没有把人质都放出来?”

    两个守卫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焦急地在丁冰玉的眼皮子底下,一人用左手握住巴掌大小的阵盘,另一人用右手紧紧握住他的手腕,一起屏声静气,把开启阵法的阵盘,平稳且缓慢地伸向面前的阵法。

    阵盘上闪现出血红色的光芒,随着阵盘的向前推进,阵盘上被激发出更多刺眼的血红色图案。

    手持阵盘的守卫,这才沉声开口道:“阵盘上显露的不该是红色,该是绿色才对!丁堂主出来之后,我们的阵盘好似失效了,一直没法打开这里的阵法。”

    那守卫的话音刚落,椭圆形的阵盘上激发出来的血红图案恰好超过一半,阵法上诡异地闪现出一抹红光,猝不及防向着守卫持续向前推进的阵盘收拢过去。

    “啊!”一声惨叫,手握阵盘的守卫猛地向后缩手,拖曳着身旁的另一个守卫向后倒去,带起一抹血光洒向丁冰玉的方向。

    两个守卫踉跄退后两步站定身形,守卫掌中的阵盘连同手掌被整齐截断,断肢和被截断的一大半阵盘,被阵法吞没得无影无踪。

    下一瞬间,丁冰玉面前的阵法被血色光芒笼罩,她居住过的半个小院子,连同高妙仪居住的另一半,和旁边罗志超的院子都被覆盖在血色阵法中。

    丁冰玉的脸色变了。

    糟了。

 文学

    这等诡异的血阵她从来不曾见过,一看就凶险无比难以破阵救人,安掌门怎么就恰好落进了阵法中?国师和惠仁帝不是都死了吗?谁人还在作怪?!

    下一刻,丁冰玉提声向着四周下令道:“找到宣朗!把宣朗活捉过来,快快快!!”

    当即有人答应一声,高声喝令道:“来一百人,跟我破阵去东边,活捉宣朗!”

    轻快的脚步声响起,丁冰玉再次下令道:“来人,查探血阵范围。”

    有两道轻飘飘的身影从丁冰玉身后飞掠而起,一左一右沿着血阵跃上旁边的高墙,才有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落下:“是。”

    丁冰玉的目光扫过身前受伤的护卫,护卫左手仅剩一根大拇指,握持不住剩下的小半块阵盘,没等她疾步向前伸手出右手,企图抓住向下跌落的小半块阵盘,阵盘上闪过血红的光芒,“砰”一声在她掌心上方咫尺间炸响。

    阵盘碎裂成细小碎片,向着四面八方飞溅开去,碎片在空中闪动出燃烧的火光,瞬间燃烧殆尽,变成暗黑色的粉末飘落在地上,再没有修复的可能。

    丁冰玉机警地向后退去,可她张开的右手掌心,右臂下方连同右侧身体的衣裙上,被溅射上四分五裂的小碎片,碎片在她的掌中烧灼出暗黑色的血泡,顷刻间痛彻心扉头晕脑胀。

    有毒。

    丁冰玉顿住身形用力握紧掌心,闭紧嘴巴压抑住一声痛呼,浑身上下的真气罡风向外激射而出,熄灭衣袖和衣裙上燃烧的火焰,一举把燃烧后的暗黑色粉末迸射向面前的血色阵法。

    那些暗黑色粉末顷刻间被面前的血色阵法吸收,在丁冰玉的眼皮子底下消失无踪。

    丁冰玉的一颗心直往下沉,是安馨落入院中激发了血阵?阵牌中藏毒的手段是秋敏思死前,专门为安掌门暗藏的伏笔?

    丁冰玉心思急转,目光落在身旁来不及撤退的两个守卫身上,两人袒露在外的肌肤上,被四射燃烧的小碎片腐蚀出深可见骨的黑色伤口,两人痛呼着踉跄后退,三步之后颓然向后倒下,两人依靠在一起的身体还未落地,他们的惊叫声骤然停歇。

    就这么死了?!

    丁冰玉没有开口向身旁的人示警让他们赶紧后撤,她抬头转向从南边疾飞而来的‘直升机’,提起所有的内力,毫不犹豫传音入密示警道:“安掌门落入关闭人质的院子中,院子被血阵封锁,开启阵法的阵盘被毁,血阵中可能藏有剧毒,不可不防。”

    “最可能掌控和打开阵法的人名叫宣朗,乃是宣烨的嫡传弟子,掌管炼丹事宜,经常在东北方向的上东营,最大的丹房里炼丹。”

    “我已经派人去活捉宣朗。”

    “请天鹰宗的大军相助不要让宣朗逃脱,请飞云门长老们速来我处破阵救人……”

    一口气说到这里,丁冰玉的脸上浮现出灰黑色,她的眼中显露出一抹绝望,她身后始终没有其他人的声音响起,跟她一起追过来人,只怕跟她一样凶多吉少。

    “可。”罗闻天的‘直升机’后来居上冲在最前面,他的传音入密在丁冰玉耳边响起,“我会向翟阁主和印堂主传话,就按你的计划分兵行事。让你的人想办法打开东北方向的大阵,助我们……”

    丁冰玉眼前一黑软倒在地上,罗闻天的声音变得飘忽起来,有脚步声和惊呼声在她近旁响起,一个女子放声高喊:“丁堂主中毒了,快来人救命!”

    另一个男子的声音喝令道:“不要靠近血阵!有毒!!”

    在失去知觉的最后时刻,丁冰玉仿佛听见了更多的惊呼声:“大阵关上了!”

    “快重新打开大阵,迎接援军!”

    有高亢的声音,忽然压过了她身旁的惊叫声:“安馨死了!杀了叛军,重新开启问鼎门阵法,咱们占山为王,为国师报仇!!”

    “跟他们拼了!!!”

    麻木的嘴里好似有一抹清凉涌现,丁冰玉躺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htTp://www.5ikAidian.cn/第2616章 后手2===

宣朗端坐在炼丹炉前的蒲团上,面对麦青辉和宋耀庭挟持之人,和护在他身前的伪先天五境的影卫,淡定地捏碎手中的两块阵盘,定睛看着面前脸色铁青的麦青辉和宋耀庭,淡漠地说道:“可以放开你们手中的人质了。”

    “阵盘已毁,上西营被毁的阵法重新关闭,上东营中阵法被锁死,从里面无法再打开阵法,最多三日后,问鼎门大阵将会重新覆盖整个大本营,大本营会再度固若金汤,你们就算是杀光里面所有人,也照样出不去。”

    “国师府大本营依然会是钉入问鼎门大阵中的世外桃源,我依旧能炼制丹药,助那些没有灵根的人,一次次扣关仙门。”

    “我知道你们不信我的话,不信师尊布下的阵法能够抵挡住飞云门和天鹰宗的攻击,不信下东营,下西营失守后,我们能守住上西营,上东营。更忌惮着安馨这个仙尊,会让师尊给我们留下的退路不堪一击。。”

    “我且让你们看清楚实情,再决定是否非要跟我作对,辜负国师留给大家的活路。”

    宣朗说完这话,摊开双手让手中的阵盘碎片,随意地混杂在面前的石板地上,收回左手在腰间的储物袋上一刷,一块三尺长,一尺宽,半尺高的影音石出现在他手中。

    宣朗简单地用内力激发影音石,刷出一个小茶几,把影音石放置在小茶几上,把影音石对准炼丹房大门右侧光溜溜的北墙上,白墙上出现了并排在一起的三个画面。

    正是曾经软禁丁冰玉的半个小院子。

    院子中央的十字甬道上,紧邻着西厢房通往十字甬道的台阶下,仰面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白衣女子,看容貌正是刚刚砍开问鼎门大阵,从空中跌落下来的安馨。

    冬日明媚的阳光穿透阵法洒落在安馨身上,微风吹动安馨脸颊旁的发梢和轻飘飘的衣裙,飘然若仙又恍若最脆弱的琉璃美人。

    宣朗扫视着白墙上的画面,缓缓地深吸一口气,与有荣焉地质问道:“看清楚了吗?”

    “师尊算清楚了,安仙尊会抓住机会,不遗余力砍退问鼎门大阵。更算准了,安仙尊耗光体内的灵气灵力,会骤然失力下坠。”

    “至于不可一世的安仙尊,为何会恰好落在影音石对准的这个地方,三日内必然无法清醒过来,绝不会坏了我等的性命,尔等不必知晓缘由,只需明白国师为此付出的极大的代价,即可。”

    “我会将这三个画面投射到外面的大阵上,让神仙门派中人亲眼目睹,他们的每一次进攻我们头顶上的阵法,都会将攻击力着落到安仙尊的身上,让他们不敢放手强攻,只会想办法取巧破阵。”

    宣朗轻声嗤笑一声:“你们可以跟我一起,冷眼旁观外面的牛鼻子老道们,什么时候能够反应过来,他们正在杀死他们寄予厚望的仙尊掌门。”

    宣朗把目光从白墙上的安馨身上收回来,转向气息略微有些紊乱的麦青辉和宋耀庭两人,不给两人开口说话的机会,接着说道:“师尊特意跟我说过,皇家供奉若能从药堂中脱身,必然会来找我的麻烦。”

    “师尊让我告诉你们,”宣朗略微顿了顿,等着麦青辉和宋耀庭把目光从墙上的安馨身上,转投到他的身上,方才继续说道:“身为国师,他不后悔陪着皇上,以一国之力为陛下求取生机,以尽臣子的本分。”

    “他甘愿为皇上陪葬。”

    “师尊不要我们跟着一起为皇上殉葬。为了感谢大家忠心耿耿陪同陛下和他,走过生命中最后一程,师尊会留给大家一桩天大的福缘。”

    宣朗抬起右手,随意向上划了一个半圆:“三天后,等问鼎门大阵再一次笼罩大本营,这里将成为天底下最坚固的堡垒。只要我能活下来,大本营将继续获得源源不断的补给,有‘天人丹’和‘仙人丹’在手,什么神仙门派都会被我们踩在脚下。”

    枫刀门皇家供奉麦青辉庭开口冷哼道:“你别忘了,安馨还没死,还有个南宫翎早晚会回来。”

    “哈!”宣朗冷笑一声,淡定地收回右手,一边再次从储物袋中刷出一块影音石,一边轻蔑地说道:“你可以拭目以待,看三日后,安馨会不会死,还可以留着性命看南宫翎,他还能不能从问鼎门中出来。”

    “我丑话说在前面,你们别不识抬举,放着国师留下的阳关大道不走,非要投靠师尊的敌人与我为敌。我不怕死。我死了,但凡服下过我炼制丹药的人,都得跟我一起死。”

    “等你们都给我陪葬,不要怪我言之不预。”

    宣朗的目光扫视麦青辉和宋耀庭两人,轻蔑地反问道:“你们知道有多少人服用过我炼制的丹药吗?你们敢放手赌一把自己的性命的吗?”

    宣朗边说边用内力激发第二块影音石,把另外三幅画面投射到更上方的白墙上,胸有成竹地斥责道:“看清楚了,丁冰玉要死了。她身旁的血阵中囚禁着安馨和飞云门的人质,血阵能杀了丁冰玉,同样能杀了想要救出人质的人。”

    “看见上面的上方已经关闭的大阵了没有?你们猜,国师可曾预料到丁冰玉会反叛?正好利用她清扫大本营中的叛徒?!”

    宣朗随手抓起面前的阵盘碎片,一边捏碎后再让碎片粉末从掌中落下,一边讥诮着说道:“两位皇家供奉,侥幸逃出性命,不思量抓住机会立功,在大本营挣得立足之地,贸然挟持人质跟我作对……”

    宣朗越说越是戾气横生,他略微顿了顿,左右扫视着麦青辉和宋耀庭的微微泛青的脸色,凶狠地质问道:“先不说你们两派在大本营中安插了多少人,他们服下了丹药后,还有多少人会听你们号令,单说你们两人手中的两个人质,他们会给你们挟持我的机会吗?”

    宣朗话音刚落,麦青辉和宋耀庭两人手中人质的脑袋“砰”一声爆裂开来,血液和脑浆四溅开来,麦青辉和宋耀庭两人大半个身体都飞溅上了血污。

    那两个跟他们一起用传送阵法,从药堂中逃出一条性命的倒霉鬼还是死了。

    麦青辉和宋耀庭吃了一惊,松开手中抓住的人质,同时提起内力向着宣朗发难,没等他们手中的匕首,暗器和毒针出手,两人闷哼一声,手脚一软跪倒在地,张口喷出一口暗红色的鲜血,眼前一花,护在宣朗身前的两个伪先天五境高手,已然极速欺身上前,伸手点中两人胸前大穴。

    麦青辉和宋耀庭跪倒在宣朗面前动弹不得。

    中毒了。

===htTp://www.5ikAidian.cn/第2617章 后手3===

宣朗端坐在熊熊燃烧的丹炉前纹丝不动,阴鸷的目光跟麦青辉和宋耀庭凶狠怨毒的目光碰撞在一起,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真是费口舌。”

    “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胆敢闯进来耽误我炼丹,真当大本营是你们随便能闯进来的?你们身为皇家供奉,丢下皇帝陛下逃跑,还有脸挟持带路人来威胁我,谁给你们这个脸?!”

    宣朗抬起右手随意地挥了挥,对着压制着两人的伪先天五境影卫吩咐道:“把他们单独关押起来。不用疗伤,且先留着他们的性命。等我空了,自会跟他们慢慢计较。”

    麦青辉,宋耀庭,连同没有了脑袋的两个人质都被影卫拖走了。

    宣朗等房门被关上,一边从储物袋中刷出一枚解毒丹药,喂进嘴里嚼碎吞下,一边回头细看了一眼面前炼废的一炉丹药,嗅着刺鼻难闻的焦臭味道,脸色变得愈加阴郁难看。

    宣朗从储物袋中刷出更多的影音石,用内力激发出画面陆续投射在北墙上,一排排画面整齐地布满在白墙上,宣朗迅速扫视一遍,骇然发现他的应变还是太晚了。

    他抢在麦青辉和宋耀庭挟持人质,冲进来与他对峙之前,及时开启了上西营关押人质院落的血阵,却被麦青辉和宋耀庭一打岔,让丁冰玉和那帮反贼抓住机会,打开了上西营的大阵,诱使更多首鼠两端的人,站到了丁冰玉一边,让上西营乱成了一团。

    宣朗的目光落在下东营,下西营所剩无几的几幅画面上,断垣残壁寥寥无几,地面上有冒着热气的岩浆在缓慢地流淌,熊熊火光中看不见活人,也看不到死人……

    下两营没救了。

    那些从问鼎门地底下特意牵引出来的火龙,一旦没有了阵法约束,无人能在熔炼铁石的高温中活下来。往好处想是飞云门和天鹰宗的人,要在下两营中安营扎寨绝对不会容易,坏消息是,问鼎门的阵法还能被地下灵气吸引,再度笼罩大本营吗?

    宣朗的脸上阴晴不定,反复多看了几遍墙上的画面,低头咬牙切齿地想了想,从腰间的储物袋中刷出一枚巴掌大的正方形阵盘,阵牌被中间有十字形细槽把阵牌分成四份,阵牌上雕刻有精细的纹路,正是大本营微缩的大本营。

    宣朗垂眼凝视阵盘,没有看见田字阵盘的下方两侧有闪烁的光点,好在田字上方的两侧,各有两点绿色光点在不断的闪烁。

    宣朗伸出左手拇指按压在阵盘十字中间,将真气灌注入阵盘,阵盘中同时传来两男一女焦急的声音:“朗师弟,师尊可好?”

    好个屁。

    宣朗淡声答应道:“药堂彻底毁了。师尊,皇帝陛下和其他人都没能逃出来。反倒被麦青辉和宋耀庭两人抓住空子,挟持人质逃出来找我麻烦。”

    “人,我刚处置了。”

    “先跟你们通报下如今的局势,下两营的阵法被毁无法重开,从影音石中能够看见的画面中,最南边的阵法根基损毁极其严重,问鼎门大阵最快三天,最慢七天才能重新覆盖大本营,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务必抵挡住接下来七天的进攻。”

    “等问鼎门大阵重新笼罩大本营之时,便是我们反守为攻之际。待关门打狗把敌人消灭干净,到时候论功行赏,你们四个谁的功劳最大,谁便能接掌大本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380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