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小主人-随着马车一晃一晃的做

他手段通天,把这些事全给抹掉了,就好比螨清《明史》副主编洪承畴一般,洪承畴是硬把自己洗成了一个无奈投降的忠臣,他更绝,他硬是把自己这个阉党真正掌权的大佬给洗没了!

不得不说,冯铨这个人,真是个神人!

文学

  阉党掌权之时,他是礼部尚书兼内阁次辅,少保兼太子太保!

  螨清夺了天下之后,多尔衮掌权时期,他又是清廷的内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少傅兼太子太傅!

  顺治亲政之后,他还是清廷的内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少师兼太子太师!

  康熙登基之后,他因为年老致仕,清廷还给他加了个三公之一的太保,直到康熙十一年,他才“光荣”去世,在清廷的将近三十年时间里,他可以说是位极人臣,地位比洪承畴还高。

  洪承畴可是率领投降的明军帮清廷打下了南明的万里江山,吴三桂、耿仲明、尚可喜、孔有德等都是他的手下,为什么在清廷冯铨地位比洪承畴还高呢?

  这个跟他爹冯盛明有关,建奴在天启年进攻沈阳和辽阳的时候,负责后勤供给的河南左布政使冯盛明竟然擅离职守,人都不见了!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建奴正进攻辽东重镇沈阳和辽阳呢,负责筹集和转运粮草的冯盛明竟然不见了,这可是天大的事!

  东林立马就把冯盛明革职查办,正准备彻查呢,冯铨竟然跑去求情,东林自然是狠狠羞辱了他一番。

  结果,冯铨立马就跑去魏忠贤跟前磕头哭诉,说东林迫害他,求魏忠贤收他为干儿子。

  魏忠贤正在用人之际,也没多想,直接就把冯铨收下了,至于东林想查他干儿子和他干儿子的爹,那自然是门都没有。

  冯铨的父亲冯盛明到底为什么擅离职守,擅离职守期间又去过哪里,因为魏忠贤的包庇,东林根本就没法查了,这事竟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冯铨之所以在清廷位极人臣将近三十年,跟这事有很大的关系,可以说,魏忠贤都被他给耍了!

  魏忠贤可能做梦都想不到,他就是个背黑锅的命,就算不给泰昌背黑锅,他也要给自己的干儿子干孙子背黑锅。

  这会儿,他还在想尽办法为他这些不孝子孙谋福利呢。

  御书房中,泰昌看着手中的奏折,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这奏折看上去倒没什么毛病,就是前万历朝兵部尚书,守正大臣,特进光禄大夫,柱国松山伯田乐去世,内阁和礼部奏请厚葬,并赠谥号襄敏。

  这个很正常,从周朝开始历朝历代朝廷重臣或者功勋卓著的文臣武将去世后,朝廷一般都会追赠个谥号,概括其一生的功绩,以示褒奖。

  比如,三国蜀汉名相诸葛亮死后,追谥忠武,后世常以武侯尊称。

  又比如,抗倭名将戚继光死后,追谥武毅,后世常以戚武毅公尊称。

  这田乐都因功进封柱国松山伯了,肯定功勋卓著,追赠谥号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问题是,这奏折是魏忠贤亲自送过来的。

  你个太监还管这种事?

  很明显,这不正常。

  泰昌也很清楚,田乐的孙子田尔耕是魏忠贤的干儿子,这家伙怕是来为自己的干儿子田尔耕要官的。

  果不其然,魏忠贤一看他把奏折看完了,立马假惺惺的哀叹道:“柱国松山伯田乐平定蒙元永邵卜之乱,收复青海松山土地千余里,功勋卓著,泽披后世,可惜,就这么去了。”

  你假惺惺的装给谁看呢?

  泰昌颇有些无奈的跟着假装好奇道:“怎么,你觉得下旨厚葬,追赠谥号还不够吗?”

  魏忠贤连忙顺势道:“皇恩浩荡,他有此厚待自然是够了,只是可怜他孙儿田尔耕,天资聪慧,文武双全,却一直报国无门,可惜,可惜了啊!”

  哼,田尔耕还天资聪慧,文武双全?

  这家伙就是个阴险狠辣,恶毒无比的人渣!

  行吧,先哄哄你,等朕准备好了再收拾你。

  泰昌又假装惊喜道:“哦,原来田乐之孙还是个人才啊,那你觉得给他安排个什么差事好呢?”

  魏忠贤毫不犹豫道:“田尔耕乃是世袭锦衣卫指挥同知,不若皇上就让他当个正职锦衣卫指挥同知试试?”

  你手都伸到锦衣卫来了?

  下一步你就是搞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了吧?

  哼,得寸进尺,贪得无厌!

  魏忠贤这家伙真是贪心不足,前几天他才给自己的亲侄子魏良卿请功,进封五军都督府左都督呢,这会儿又跑来给自己的干儿子要官了。

  魏良卿其实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夫,跟他一样,大字都不识一个。

  魏忠贤竟然厚颜无耻,令人为其请功,说什么喜峰隘口长城修复,江洋大盗王之锦落网,南京孝陵修复等等,皆是其功劳。

  这意思,他侄儿都能上天了,还在大明朝两京十三省到处飞,到处立功!

  其实,他侄儿魏良卿一直在他老家肃宁乡下种地呢,哪儿都没去过,那些所谓的功劳,自然是夺了别人的。

  泰昌这会儿真有点烦魏忠贤这家伙了,因为这家伙实在是太贪得无厌了,自己的干儿子干孙子掌控了整个朝堂大权他还不满足,他还想把乡下那些侄子侄孙全部加官进爵,以显摆他的能耐。

  什么玩意儿?

  你还以为你能耐真的很大啊?

  朕要不是想让你当个背锅侠,你就是个屁!

  泰昌心中冷哼一声,随即缓缓点头道:“行吧,那就让他当个正职锦衣卫指挥同知试试。”

  魏忠贤连忙拱手躬身道:“多谢皇上恩典。”

  泰昌也懒得再装了,直接就挥手道:“行了,退下吧。”

  魏忠贤当即躬身告退,得意的去了。

  泰昌却是盯着他的背影,面露寒光。

  东林是落幕了,阉党上台之后却是很快便搞得朝野上下沸反盈天,怨声载道。

  这倒不是什么坏事,因为他接下来就要收拾阉党了,到时候他顺应民意,把阉党一收拾,朝野上下肯定会拍手称快,不会遇到任何阻碍。

  问题就是不能让阉党掌控朝堂太久,因为这帮家伙太不是东西了,贪赃枉法,以权谋私,仗势欺人,公报私仇等等,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

  如果这帮家伙把控朝堂时间太长,那肯定会逼的人造反!

  唉,看样子只有把南京小朝廷搬到京城来了,这样一来,中层和高层基本上有了,底层的话,过完年就是三年一届的会试和殿试,到时候将近三百进士应该是够了。

  如果不够,那就把进士名额翻倍,反正一次录四百多进士也有先例,他录六百多怎么了?

  如果再不够,那就擢些举人担任底层官员,反正举人就能当官,只要不提拔到六品以上就没什么问题。

  现在就等会试和殿试结束,便可以动手收拾阉党了,到时候南京官员再加上新科进士和老举人,应该能把整个朝堂大权接下来,朝廷应该还不至于乱套。

  魏忠贤,朕就先让你得意几个月!

  想到这里,泰昌对着门口朗声道:“传骆思恭。”

  没过多久,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便疾步而来。

  君臣一番见礼之后,泰昌便直接问道:“原兵部尚书田乐之孙田尔耕,你知道吧?”

  骆养性闻言,不由眉头微皱。

  田尔耕是魏忠贤的干儿子,这个他自然清楚。

  而且,皇上已经跟他们这些亲信说了,这会儿得哄着阉党。

  皇上这不会是想提拔田尔耕吧!

  他想了想,随即小心的拱手道:“皇上,请恕微臣直言,此子阴险毒辣,又喜欢害人,在京城官宦世家和公侯勋贵圈子里可谓臭名昭著,这样的人,不可用啊!”

  这个还用你说?

  泰昌微微点头道:“你知道就行,魏忠贤想让他当锦衣卫指挥同知,你就忍忍吧,派几个可靠的千户给他当下属,尽量不要让他惹出什么大事来。”

  唉,皇上,您怎么把这么个祸害丢给我啊!

  骆思恭只能无奈的拱手道:“微臣明白,皇上放心。”

  泰昌看了看门口,随即低声道:“你派可靠之人去金陵传朕口谕,告诉南京都察院和六部主官,让他们准备进京担当大任。”

  这意思是准备动手收拾阉党了?

  骆思恭毫不犹豫的拱手道:“微臣明白。”

  泰昌又仔细想了想,随即低声道:“你再派人传朕密旨,令曹文诏即刻率神武营回京。”

  这会儿孙传庭已然率大军赶到四川,奢崇明也被其打得抱头鼠窜,逃到贵州去了。

  水西宣慰司安邦彦等是紧跟着奢崇明反了,而且已经开始向贵阳进军了。

  不过,孙传庭已经率军拿下遵义,相信很快便能将其逼回水西,而后进行清剿了。

  也就是说,西南土司叛乱也快平定了。

  贵州那边大多是山地,水西更是山脉连绵,骑兵在那边根本没有用处,所以,泰昌准备把神武营调回来镇场子。

  毕竟,阉党之中阴险毒辣的人可不少,而且这会儿他们已经掌控朝堂大权,如果收拾他们的时候没人镇场子,这帮家伙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321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