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有一个魔修分身-青春的味道第八章药物发挥作用

”顾瑾琛温沉细腻的声线传入耳畔。

  她视线偏斜,看着他清俊的五官,只是一瞬间就轻轻一敛,收回了视线,垂下眼睫道:“我只是来找朋友。”

  顾瑾琛的嘴角浮出一抹安心的笑:“你是个乖女孩,这种地方太乱,不安全。”

文学

  她的神色忽然变的恍惚,曾几何时,他总是喜欢揉着她的长发,柔柔的道:“你是乖女孩,要听话,生病的时候一定要乖乖吃药。”

  她记的最清楚,那个时候还在乌镇,她生病了不吃药,他就时常哄着她吃药,用各种法子逗她开心。

  ……

  两人左一右的搀扶着许承衍离开了金沙弯,将他安置在顾瑾琛的车上,顾瑾琛关好车门,回头看向她:“上车,我送你回去。”

  她嘴角微微一扬,苍白的俏容露出一抹牵强的笑意:“我自己开的有车。”

  顾瑾琛也不再坚持,叮嘱道:“晚上开车小心一点,平安到了以后……”

  到了嘴边的“给我发个消息或是打电话”被他硬生生止住,他轻抿着唇,没再说下去。

  沈悠然微低着头,轻声道:“你也小心。”

  许承衍喝的烂醉如泥,顾瑾琛知道许父的脾气,就没将他送回许家,而是将他带到自己的别墅。

  他将许承衍安置在床上,床上的人醉的一塌糊涂,嘴里不停的嚷嚷着贺嘉善的名字,扬言要跟他再大战三百回合。

  他将踢开的被子再次给他盖好,退出了房间,站在外面的走廊,拿出手机翻到了沈悠然的电话,拨电话的手指微微一顿,最终缓缓收起了手机,进了隔壁的主卧。

  ……

  环境清幽临湖的咖啡馆,岸边的垂柳郁郁葱葱,垂下的柳枝拂着湖面,若有风吹来,轻轻飘荡。

  遮阳伞下,沈悠然和许承衍两人面对面而坐,两人分别点了一杯咖啡,沈悠然目光温静的看向他:“今天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

  许承衍今日穿着一身休闲西装,暗纹格子的衬衣带着几分随意,狭长的桃花眼波光潋滟:“没事就不能约你出来喝咖啡?”

  “那倒不是,只是有些意外。”她回国这么久了也没见他约她一次,突然之间邀约,是谁谁都觉得奇怪。

  许承衍往后一靠,手指摸着下颌,目光中带着几分审视和玩味:“听说你爸给你安排了很多相亲?”

  如今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沈氏目前的状况,所以商业联姻很正常,她没有难以启齿,平静的回道:“你不都知道吗,还问我?”

  许承衍啧啧了两声,一脸惋惜的摇头:“听说你爸选定的人是宝华的周总,那个人虽无不良嗜好,但离过婚,还有一个孩子,你真打算嫁过去给人家当后妈?”

  她苍白的脸颊不见一丝情绪波动,拿着小匙勺轻搅着咖啡,语气刻意放的轻松:“当后妈没有什么不好,听说生孩子很痛苦,一个不慎就会闹出人命,所以周总有孩子,近些年可以考虑不生孩子。”

  许承衍惊怔的打量着她,似是第一天认识她一般,以前的沈悠然可不是这样的,如今的她学会了隐忍,即便是心情很糟糕,也伪装的不露一丝破绽。

  他端起咖啡,浅抿了一口:“这些年你真的变了。”

  沈悠然的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耳边的碎发散下,更加显的她小脸柔和恬静,她一语双关的道:“这些年我们都在变,不是吗?”

  许承衍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起来,片刻后,他敛了笑意,多情的桃花眼注视着她:“悠然,我们结婚吧。”

  沈悠然搅拌咖啡的手顿住,她抬头震惊的看着他,此刻的他没有了平日里的嘻皮笑脸和吊儿郎当,是格外认真的表情。

  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嘴唇动了动:“你说什么?”

  许承衍看她的样子像是被吓的不轻,一支手撑着下颌,一只手轻扣着桌面,神色散漫悠闲:“你也知道,这些年我隔三差五的上媒体头条,我爸想找个人管制我,所以也安排了相亲,同是天涯沦落人,咱们又这么熟,不如凑合凑合吧。”

  沈悠然呆愣的看着他,如果第一次是幻听,那第二次呢?

  许承衍等着她的回答,半晌没见她说话,问道:“怎么样?”

  她忽然凉凉一笑,目光凛然的对上他:“是他让你来的吧?”

  许承衍的眉头未动一下,脸上也毫无变化的情绪,嘴角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你需要我的拯救,同时我也需要你,比起嫁给周总,我是你最好的选择。”

  沈悠然抿着水润的唇沉默了,垂下的眼帘掩去了眸底的情绪,让人无法猜透她的想法。

  许承衍观察着她的神色,奈何被她隐藏的太好,他竟然是有些看不透如今的她:“就算瑾琛如今只是你的姐夫,你应该知道,按照往日的情份,他也不希望你的后半生被毁掉。”

  沈悠然的目光中带着浅浅的笑,笑容里渗着深深的凉意,眸底有一层温热的雾气在渐渐的聚集,她微仰起头,将那片雾气压了下去。

  她低低轻笑几声,笑容极其讽刺凉薄:“他是我的姐夫又怎么样,我的后半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她的小脸有些苍白,许是最近的压力太大,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嘴唇被她抿的失去了血色。

  许承衍眯着漂亮的凤眸,懒洋洋的道:“我的这个提议你好好考虑。”

  许承衍走后,她又在咖啡馆坐了半个小时,清静的环境很适合思考问题。

  许承衍说的对,嫁给他比嫁给周总好,倒不是她歧视周总离过婚,或是有个小孩,而是周家和许家比起来太过微不足道,沈氏这次需要的是一大笔资金。

  只是这件事到底跟顾瑾琛有没有关系?

  有些事情不想还好,一想就觉得脑袋疼,她揉了揉眉心,唤了服务员埋单。

  服务员走近,微笑的道:“刚才和您一起的那位先生已经买过单了。”

  她扯唇轻笑了笑,起身拎着包离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321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