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已经被破了身……被他的硕大撑的满满

   虽然洋少先入为主在伯母那讨了个好印象,但他有零零的支持,最后一定会让伯母接纳他的。

 

    左鎏轩眼中刚黯淡的希冀之光又重新亮了起来。

 

    灵心别开视线,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这个问题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不行吧,她本能的抗拒这个说辞;

 

    说行吧,那是撒谎,而且将来只会让左鎏轩尝到巨大失望的痛苦;

 

    一时之间,她仿佛是立于高墙上,上也上不得,下也下不来,无端煎熬。

 

    同时心里也悚然一惊,好像有些事情,有些感情已经开始偏移轨道,不受她控制了……

 

    见灵心不出声,左鎏轩又贴心地递了个梯子让她下台阶:“零零,是我又心急了。

 

    我不对,又给你出难题了。

 

    该见的时候总会见的,以后我只需耐心等丈母娘召见就是了。”

 

    说完,还朝着灵心一笑。

 

    笑容明亮,却照不进灵心的心里,反而让那刺痛更尖锐了。

 

    灵心垂下头,使劲咬了咬唇,试图用唇上的痛感来转移心中的刺痛。

 

    口中很快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她毫不犹豫地咽了下去。

 

    效果还不错,那令她窒息的刺痛总算缓解了,于是语气缓缓地出声:“掀哥,对不起。”

 

    左鎏轩正在思考等会要提前跟金依打个招呼,是他现在还没取得丈母娘认可,催婚不成绝不能怪零零。

 

    结果就听到灵心说对不起,立马急道:“零零说的哪里话,怎么着也不该你说对不起。

 

    以后不许这样自责了,我会心疼的。

 

    好了,我来是带你去和亦朗金依一起去聚餐的,走吧!”

 

===https://www.AiyyzX.com/第451章 无法拒绝===

 

出去吃饭,也好,灵心此刻正好不太想和左鎏轩单独呆在一起。

 

    “好。”她立马起身,拿上围巾和提包准备出门。

 

    她的爽快利落让左鎏轩很满意,笑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长手一伸,把灵心的包拎了过来。

 

    手上一空,灵心下意识地扭头看,就看见左鎏轩近在咫尺的俊脸。

 

    这些时日,这张俊脸已经完全褪去了以前的冷傲,连线条都变得柔和了很多,此刻对她绽放着讨好的笑容,对比之下有种特别的反差萌。

 

    接着,他又对她眨眨眼,卖萌道:“哪能让主人自己拎包呢,对吧?”

 

    灵心只感觉心底深处倏然一软,情不自禁地抬手捏了捏他的脸颊:“真乖!”

 

    突然被捏了一把的左鎏轩楞了一瞬之后,立马把脸凑得更近了一点。

 

    或许被爱情滋润,让他的脑袋也转得快了些,竟然腆着脸提出了得寸进尺的要求:“主人看在我这么乖的份上,可以赏个吻么?”

 

    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目前这个阶段,他只敢把手放在脸颊上,虽然心里是很想放到鼻子下面的。

 

    这样的要求,好像,好像是该断然拒绝的。

 

    心里冒出的这个细弱的声音,很快就被灵心自己的举动给按死掉了。

 

    她竟然飞快地在左鎏轩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扭身跑出了办公室。

 

    好像只要速度够快,尴尬的就不是自己,而是左鎏轩。

 

    留下的左鎏轩,摸着自己被亲过的脸颊,心里有欢喜,也有懊悔。

 

    懊悔刚才他怎么就不胆大点,把手放在更合适的地方呢?

 

    下次一定要勇敢点!

 

    左鎏轩脸上的笑意荡开,拔腿追出去了。

 

    两人在电梯里面对面站着,灵心一直垂着头,不看左鎏轩。

 

    她在为刚才的事情进行自我剖析。

 

    一定,一定是受了男狐狸精的蛊惑,才让她无法拒绝,鬼使神差地就按他说的做了。

 

    可恨,男狐狸精还好意思笑,笑得她脸都快烧起来了!!!

 

    啊啊啊……谁来告诉她,她引以为豪的自控能力去哪儿了?

 

    “那就把你的决定告诉我吧。”铭盛不紧不慢地说,一切尽在掌控中,他神色越发轻松了。

 

    像是要给自己带来所向披靡的力量一般,王延涛把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捏成了拳头。

 

    双眸坚定地开了口:“我要见秀秀!我连厂子全都转让给盛洋。”

 

    旁边的舒魁瞪大了眼睛,听到前半句话他很受用,最终涛子还是以秀秀和小外甥为重,这让他很满意,悬着的心也落到了实处。

 

    可后半句话把他给惊到了,刚踏实的心又悬了起来。

 

    什么,涛子竟然要把厂子都拱手给人家?

 

    这,完全没必要把厂子都搭进去啊!

 

    他忙扯了扯王延涛的胳膊,因为电话还通着,只能急着跟涛子用手比划起来。

 

    王延涛摆摆手,让舒魁稍安勿躁。

 

    其实对王延涛这个决定,铭盛是早有预判的,所以此时听来并没有觉得震惊。

 

    看来最后王延涛为了左鎏轩还是豁出去了。

 

    他心里对王延涛升起敬意,这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

 

    只是王延涛不知道,左鎏轩不值得他这么做;而且他这么做也无济于事,根本不能挽回左鎏轩的损失。

 

===https://www.AiyyzX.com/第452章 最优解===

 文学

 

铭盛把视线从蹲在沙堆旁玩沙的孩童身上收回来,轻轻地抿了抿唇,回王延涛说好,带上所有资料,我派人来接你到秀秀这里来。

 

    “好,谢谢盛先生!”做出了决定的王延涛反而平静下来,淡定地应了,还没忘致谢。

 

    旁边的舒魁则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电话还没挂又不能问话,只把自己急得抓耳挠腮。

 

    早前铭盛就已经定好了由张子波来与王延涛后续接洽,所以这会儿便跟王延涛简单说了下安排。

 

    王延涛表示知晓,旁的没问什么,只问了大概什么时候安排他和秀秀见面?

 

    他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秀秀和儿子,越快越好四个字已经在他喉中叫嚣着要冲出来了。

 

    “当然是以最快的速度,我也希望孩子能早点见到爸爸。”铭盛理解王延涛的急切,所以遂着他的心意说。

 

    这句话让王延涛一直眉头彻底舒展开来:“盛先生给我吃了定心丸,想来很快就能见面,我当面再向盛先生表示感谢!”

 

    铭盛笑了笑:“我还是那句话,不必感谢我,感谢秀秀吧。

 

    对了,张子波的详细信息我会发在你的邮箱里,你可以完全信任他。”

 

    “好的,我自然是相信盛先生和您安排的人。”王延涛爽快答应,对盛先生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不少。

 

    原来他还有些担心自己提转让厂子,盛先生会不会又提些新的要求,毕竟现在秀秀和孩子都可能是盛先生要挟他的筹码。

 

    结果人家盛先生非但没有提要求,还尽可能快地安排他和秀秀母子见面,这让他颇有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愧疚。

 

    铭盛谦和有礼地回了一句,不客气!

 

    心里亦对王延涛高看了一眼,这个人确实不错,值得帮忙。

 

    厂子就暂时代管着吧,以后再看看怎么想办法归还给王延涛,他铭盛可没有夺人心头好的习惯。

 

    于是低下头,手指一点,把存在邮箱里的张子波详细信息发送到了王延涛邮箱里。

 

    身边魁哥比划催促着有话说,王延涛便说自己要处理下手头的事。

 

    “那行,你先忙吧。”铭盛说完挂断了电话。

 

    见涛子结束了通话,憋了一肚子话的舒魁总算能开口了。

 

    他急吼吼嚷道:“涛子,你疯了不成,这厂可跟你的眼珠子一样的宝贵,怎么说让人就让人了?”

 

    “魁哥,你之前不是还说让我以秀秀为重吗?厂子都是身外之物,转让就转让吧,盛洋实力不俗,厂子将来会发展得更好的。”

 

    事情落定之后,王延涛心态趋于平和,此刻还能安慰人了。

 

    听他这么说,舒魁心里亦喜亦忧,喜的是涛子对秀秀的情义,忧的是厂子就这么没了。

 

    他呐呐回道:“话是这么说,但人家盛先生并没有让你转让厂子,只是让你撕毁合同而已。”

 

    王延涛语气一下变得强硬起来:“魁哥,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优解了。你也甭劝我了,事情就这么定了。”

 

    舒魁张了张嘴,终是没说什么,又闭上了。

 

    他心里清楚,涛子是想尽最大可能减少对左总的伤害。

 

    罢了,他其实也不能对不起左总。

 

    只要秀秀带着小外甥回来,即便是过粗茶淡饭的日子,涛子也会开心的。

 

===https://www.AiyyzX.com/第453章 向光而行===

 

饭店包厢里,服务员问骆金依什么时候上菜,骆金依回说再等十分钟就上菜。

 

    服务员点头应了便先出去了。

 

    亦朗摇摇头:“依依,现在午高峰,鎏轩他们从那边过来,怕是十分钟赶不到。”

 

    “你等着吧,十分钟后准到!”骆金依眨眨眼,胸有成竹地说。

 

    “呃,难不成鎏轩会飞?”亦朗乐了:“还是我家依依得了功法,能掐会算?”

 

    骆金依咯咯咯笑了起来,把手机往亦朗面前一扬:“你看看,还说人鎏轩不懂得浪漫,其实人家在这方面是大智若愚。

 

    一想到两个谪仙般的俊男美女,骑着共享单车穿行在街头,感觉就像电影中的桥段搬到了现实中。”

 

    亦朗定睛一瞧,原来是鎏轩刚发了一条朋友圈。

 

    他这个好兄弟很少发朋友圈的,今天居然发了!

 

    照片中宁心在前面骑行,左鎏轩在后面拍照,所以只现了车筐、车把和一只手,另一只手自然是忙着拍照去了。

 

    再细看那只手还比了个心,一抹阳光正在指间跃动。

 

    前面姑娘的背影纤细挺直,迎着阳光骑行,显得仙气飘飘。

 

    还真是依依说的那样,人和景仿佛穿越在电影画面中,非常有美感。

 

    而鎏轩配的文案是:余生就这样和你一起向光而行!

 

    此情此景此句,妙啊。

 

    “依依你说得对,鎏轩不开窍则已,一开窍就是天窍,哈哈哈。”亦朗一边笑着一边点了个赞。

 

    “超级浪漫有没有?这已经不是撒糖,简直是泼糖嘛!”骆金依点头回应亦朗的话。

 

    这边骑着单车的两人,走左鎏轩规划好的最近路线,穿行在里弄小巷中。

 

    灵心到这里来了这么久,还没有逛过这些弄堂街巷,感觉挺有意思的,连心情都变好了。

 

    “掀哥,你对这些小街道还挺熟悉的嘛。”她侧头看向并行的左鎏轩,夸赞了一句。

 

    左鎏轩点点头说:“这一片儿的每一条街道我都走过,早已经记在脑海里了。其实也不止这一片,游走整座城市,我都不会迷路。”

 

    灵心视角中,他沐浴在阳光中的侧脸,带着张扬浓烈的笑,越发显得俊朗不凡。

 

    心打了个突,她忙收回视线看向前方。

 

    “等空了,跟着勉强称得上活地图的我,一起走遍街头巷尾如何?”左鎏轩还兴致盎然地顾自说着话。

 

    “再说吧,我们是不是该骑快一点,依依姐他们该等急了。”灵心忙转开话题,加劲踩脚蹬子,冲到了左鎏轩的前头去。

 

    “不用那么赶,已经没多远了。”左鎏轩边说边追了上来:“前面左拐。”

 

    灵心便把着车龙头往左转,进入一条小街。

 

    这是一条背街,人和车都少,两人再次在自行车道上说笑着并行。

 

    骑了一段,见前面路边停了一辆车,有个中年女子站在车旁焦急地打着电话。

 

    灵心他们过来时,中年女子眼睛一亮,忙挂了电话,喊住了左鎏轩。

 

    “这位帅哥,能不能麻烦你帮帮忙?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还要赶着去开会。”她用的是近乎央求的口吻说话。

 

    左鎏轩当即跟灵心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灵心本就是个热心人,忙点头说好。

 

===https://www.AiyyzX.com/第454章 宝藏男孩===

 

两人便把车停到了旁边,中年女子连声道谢,说自己是从苏州过来开一个重要会议的,结果眼看要到了,车却出了故障。

 

    左鎏轩点头表示知晓,又说姐姐您别急,我帮您看看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故障,能解决会尽量帮您解决的。

 

    中年女子见左鎏轩行事沉稳,在心里暗赞自己明智了一把。

 

    她刚才联系过维修人员,说最快也得半个多小时才赶得到,而她平时对车况都不怎么关注,因为有人定期进行检修,她只管开便是,这不一出问题就两眼抓瞎了。

 

    简直都快急死她了!

 

    中年女子一贯认为男孩子对车辆机械什么的,天生领悟能力就比较强,所以她就像抓救命稻草一般,一下就抓住了路过的左鎏轩。

 

    “仪表盘有问题吗?”左鎏轩一边拉开驾驶室的门,一边问她。

 

    中年女子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左鎏轩明白了,这个大姐恐怕对车况并不是很了解的样子。

 

    他忙探头进去检查仪表盘,还好,仪表盘上提示一切正常,他的心也安了不少。

 

    接下先检查轮胎情况,最后再打开引擎盖检查。

 

    灵心见中年女子一脸焦急,便站在她身边安慰她。

 

    两人聊了几句,倒觉得甚是投机。

 

    仔细探查了一番,左前轮、左后轮没问题,右后轮上被一个不显眼的小钉子给扎了。

 

    他直起身走到右前轮处检查,没问题,这才告诉中年女子,是右后轮的问题。

 

    小问题,他补充了一句,以安慰焦急的她。

 

    听左鎏轩说是小问题,中年女子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有了一丝笑意:“哈,我就是觉得开着不得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319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