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腿让我尿在里面(H);再用点力很快就出来了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5月9日:赶忙坐回了窗边的位置,或许是这会已经联想到了什么,面色羞红得如同一个红苹果一般,转头看向了窗外,不敢再朝刘清看过去。

而前面的那司机则是一脸平淡,仿似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经过刚才的事,虽说有些尴尬,但是仔细回想起来,还是很刺激的,因此,刘清的精力也是迟迟没有褪去。

正当刘清出神的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的时候,一只手却是悄然的摸向了他的身下!

刘清穿的是传统的道袍,所以有了裤子下摆挡住了那只手,其他人不认真看,倒是不会发现这只手的存在。

这只手一伸过来,直接就伸进了刘清的裤子里面,开始不停的揉捏了起来。

刘清呼吸一滞,毕竟刚刚才感受到肉味,所以这种感觉他一直在不停的回想着,这会突然出现,让他差点就直接喘了出来。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身旁的王姐轻咳了一声,让刘清止住了这个想法。

而后,那只手就开始不停的套动了起来。

 文学

刘清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王姐,却是看见她的面色平静的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只是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平息。

刘清深吸了一口气,开始闭上了眼,强自忍着那时刻会让自己喘出声的感觉,痛并快乐着。

好在这女子家里离集市也不是特别远,一行只是过了约莫十几分钟后,王姐就把手收了回去。

见状,刘清这才是稍稍止住了一点冲动。

然而,就在这时,那王姐吧把收回去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嘴前,用颇为暧昧的眼神看着刘清,轻轻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手掌,让刘清不自觉的再次搭起了帐篷。

这会,那女子也是已经缓过了神来,看着刘清说道:“到地方了,下车吧。”

刘清急匆匆的应了一声,然后感受着自己的还在搭起的小帐篷,苦笑了一声,弯着腰走了出去。

“你怎么了?”

看着刘清的模样,那女子一愣,奇怪的问道。

“你们这厕所在哪啊?我肚子疼。”

刘清苦着脸说道。

闻言,那女子一愣,正准备给刘清指个地方,他身后出来的王姐却是轻笑了一声,说道:“小姐,咱家这么大,指了他也找不到,我带他去吧。”

“嗯,行,你们快点回来啊,我不知道怎么用这山参。”

那女子应了一声,拿着刘清的小背篓,率先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而那王姐则是看了一眼刘清后,媚声说道:“现在你是想去我的房间还是去厕所啊?”

“咕噜……”

看着王姐那十分标准的少妇身材,刘清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去你房间的厕所吧。”

闻言,王姐呵呵笑了一声,扭着那丰硕的肥臀,带着刘清朝着里面走去了。

这家人的房子是类似四合院的那种构造,只不过更大一些。

刘清跟着这王姐弯弯扭扭的转了几圈之后,才是来到了王姐的房间。

刚一推门进来,那王姐便是直接把刘清压在了门上,同时手不停的在下方轻轻抚弄着:“嘿,老娘早就想试试道士是什么感觉了,听人说当道士的每天都得修炼,身子一定很好吧!”

本来这王姐对于刘清只是觉得长得标志,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的,只是刚刚在车上听到自家小姐说的那句什么东西这么热之后,她便是心神一荡,下意识的伸出手去试探了一下,没成想,刘清不光没有拒绝,反而是咬着牙享受了起来,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感受着刘清那再次发出了热度的家伙,王姐这才是沉沉的出了口气,拉着刘清走到了自己的床上。

刚一上床,也不脱衣裤,王姐就这么直接坐在了刘清的身上,开始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活动了起来。

感受着王姐下身的柔软与那股似乎可以把自己吸进去的感觉,刘清终于是完全忍不住了,直接是用力的一翻身,就把王姐压在了身下。

“哎,别这么急嘛,你放心,小姐有的是耐性,等等没关系的。”

说着,王姐再次坐了起来,并示意刘清躺下去。

见刘清躺好了之后,王姐才是轻笑了一声,褪下了刘清的裤子。

裤子刚一褪下,那小帐篷的支架直接弹了出来,砸到了王姐的脸上。

感受着那股子温柔,王姐眼睛一亮,喃喃着道:“好家伙,这么大……”

说着,在刘清的注视下,王姐一张嘴直接是吞了下去。

紧接着,一阵阵的喘息与粗重的呼吸声,开始在房间内不停的回荡着……

看着王姐和刘清一前一后的走进来,江铃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王姐,怎么去这么久啊?”

听到江铃的抱怨,王姐回过头,略带暧昧的看了刘清一眼,然后无奈的说道:“我怎么知道啊小姐,这家伙这么久!”

那个久字还加了重音,直让刘清发出了一阵的苦笑。

“这骚货,明明是自己一直缠着我,还要怪我久。”

刘清看了眼王姐,无奈的想到。

闻言,江铃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刘清说道:“小道士,你的那个背篓我放那里了,就拿了你一根野山参,你自己看看少没少。”

“嗨,没事儿,一千块,拿那一筐我都没意见!”

刘清倒是十分大气的挥了挥手。

看着刘清那副全然不知自己的东西有多贵重的模样,江铃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随即她就想到了方才在车里的一幕,不由得有些脸红。

看了眼刘清,江铃才是转过头,对着王姐说道:“王姐,您看看这野山参要怎么弄,黄医生开的药方我看不懂。”

王姐应了一声:“没事儿,交给我去办吧。”

说罢,王姐直接是转头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当然,她们要买的那颗山参也早就被拿出去了。

王姐离去之后,这个房间里又只剩下了刘清和江铃二人四目相对。

半晌,二人皆是没有说话,就这么干坐着。

刘清是无话可说,而江铃则是不好意思开口。

气氛就这么尴尬了十几分钟后,待到王姐端着一碗满是药香的汤走进来之后,才是缓解了这种尴尬的局面。

“会有用么?”

江铃接过装汤碗的托盘,满是期待的对着王姐问道。

闻言,王姐面色一滞,然后强自露出了一个笑脸,拍了拍江铃的肩膀,轻声道:“放心吧,黄医生可是省内最知名的名医了,他开的药方,肯定能行的!”

“嗯!”

江铃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才是拿着托盘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江铃仿似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对着刘清说道:“王姐,你带着他一起来吧,要是有什么意外,咱们也有人问责。”

闻言,王姐应了一声,然后走到了刘清身前,拍了下他的屁股,轻笑着说道:“走吧。”

刘清苦笑了一声,倒是也没觉着什么,毕竟为自己的药负责在他看来是理所应当的。

跟着二人再次弯弯绕绕的走了几圈之后,几人才是来到了一个连装修看起来都要高级一些的房间门口。

这房间门口此刻正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壮汉,见到江铃之后都是点了点头,让出了一条路。

而刘清自然也是跟了上去。

只不过,刘清刚刚走到近前,那两人都是同时伸腿,拦住了进房间的路。

“没事的,让他进来吧。”

这时,似乎是猜想到房间外会发生什么,江铃那甜美的声音从里屋传了出来。

闻言,这两人皆是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才是放了行。

“走啊,楞着干嘛?”

王姐看了一眼突然开始发呆的刘清,催促了一声。

闻言,刘清这才是急忙应了一声,赶紧进了房间。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刘清那已经是捏紧了的手掌,里面,已经是有了许多的汗水。

“高手!”

刘清微微静了静神,暗自想到。

当初他道观里教他那几手三脚猫师傅给他的那种奇异的压迫感,和刚才那两人散发出来的相差不大。

只不过,这两人给刘清的感觉,要弱了很多。

“那老神棍果然说的没错,这世界只有出了小村才会知道有多么的奇妙。”

刘清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而是自顾自的坐在了房间那圆桌旁,看着江铃给床上的那个老头子喂药。

只不过,刘清的目光很快就从那老头的身上,转移到了江铃那因为弯腰而显得异常诱惑的背影。

要知道,此刻正是六月,炎热的天气注定了江铃不会穿得多厚,加上她穿得又是紧身的衣裤,这一会,倒是显得别样的诱惑。

正当刘清看得入神的时候,旁边的王姐悄然捏了一下他的腿部,让刘清直接是不敢再看。

“王姐,药喂好了,按黄医生的说法,只要再等个十几分钟,应该就能够看出效果吧?”

喂完了药,江铃轻声对着王姐说道。

闻言,王姐也是应了一声。

随即,这个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寂。

此刻三人皆是坐在这圆桌旁,外有两个保镖,里面有王姐监视,刘清自然是不会再做什么非分之举。

当下,只得是无聊的把目光看向了床上那躺着的老者。

只是这一看不要紧,看完了这一眼之后,刘清的身形就完全凝固住了!

此刻只见那老者面色发灰,如同是已经完全死透了的模样,可是却是可以清晰的看见他胸口的起伏。

噗……

刘清猛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一副被惊住的模样。

“你干嘛?!”

江铃被刘清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有些生气的看着他。

门口的两个保镖听到屋内的响动后也是直接冲了进来,站在了刘清的两侧。

刘清吞了口唾沫,有些艰难的说道:“我……我能上去看看么……”

闻言,江铃的眉头一皱,看向了王姐。

王姐则是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

见状,江铃才是对着刘清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就想上去看看老爷子的症状。”

刘清深吸了一口气,正色着说道。

“哼!老爷此刻病危,岂是你这种闲杂人等能够靠近的!”

见江铃迟迟没有表态,一名保镖才是怒声说道。

刘清看了这保镖一眼,然后看向了江铃:“这病,喝野山参汤治不了!”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比那黄医……”

江铃话说道一半,就直接是被刘清给打断了:“但是我能治!”

刘清话刚出口,江铃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他身后的两名保镖也是略带惊异的看着刘清。

“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王姐也是有些紧张的对着刘清说道。

“我没有乱说什么。”

刘清对着王姐摇了摇头,坚决的说道。

闻言,王姐也是咬了咬牙,止住了自己想再说什么的欲望。

而那两个保镖则是在刘清说出自己能治的时候,就已经是退后了一步,把目光看向了江铃。

江铃左右看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人能在这件事上给自己出主意,所以她认真的看了一眼刘清,而后才是轻声说道:“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能治好我爷爷?”

“因为你没得选。”

刘清郑重的说道。

闻言,本来还想说什么的江铃突然是一笑,朗声道:“我说小道士,你凭什么以为你能比那大名鼎鼎的黄……”

话没说完,江铃身后却是猛然响起了一阵咳嗽的声音。

江铃面色一喜,也是不再多说,转身看向了床上躺着的江山。

只见此刻江山面色潮红,不停的在咳嗽着,只是双眼紧闭,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江铃一惊,赶忙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了床边:“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此刻昏迷中的江山自然是不可能给出什么答复,回应江铃的只是愈发剧烈的咳嗽声。

“让我来。”

就在这时,刘清已经是不知何时走到了江铃的身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江铃一愣,有些犹豫的看了刘清一眼。

“有银针么?要快,再不快点找来的话,恐怕今天要出事。”

刘清倒是直接无视了江铃的犹豫,缓声说道。

俨然是已经回复到了那如同在村里给人治病一般的从容。

“啊!哦!”

江铃这才是猛然惊了一下,站起了身子,拉着王姐快步的跑了出去。

而刘清则是轻轻伸手,按在了江山的咽喉处。

见状,身后那两个保镖都是心头一跳,不过没有出手,只是做出了一副防备的模样。

刘清倒是不知道身后的事情,他继续捏了一下喉咙。

“硬得跟石头一样,看样子,应该是了。”

刘清喃喃了一声,手顺势而下,在江山的胸口处用手指不停的挤压着。

随着刘清每一次的挤压,江山的咳嗽声都会缓解一分,等到江铃步履蹒跚的跑过来递银针的时候,那咳嗽声已经是完全停了下来。

“小道……医生,您看这银针行么?”

不自觉的,江铃对刘清的称呼已经是变了。

刘清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江铃手上木盒内装的,都是上品的银针。

伸手接过木盒,刘清抬眼看了一眼江铃,显然是在奇怪为什么江家会有这种银针。

“那是黄医生留下的,用完了还要还的……”

江铃似乎是看出了刘清的疑惑,轻声道。

刘清点了点头,然后淡声道:“你们出去吧,等一下弄好了我会叫你们进来的。”

闻言,本来已经对于刘清信任了的江铃迟疑了一下,毕竟自己爷爷的身份,让眼前这个不知身份背景的人和他独处,实在是让人有些不放心。

刘清无奈的叹了口气,而后略带无奈的说道:“说真的,你要不信我,就把那一千块钱给我结了,我拿了钱就走,成不?”

刘清话一出口,江铃立马是咬了咬牙,认真的看了一眼刘清。

而后江铃才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拜托了!”

说罢,江铃才是转过身去,让王姐和那两个保镖跟着自己一起出去了。

“小姐,我们要不要……”

一个保镖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下,对着江铃轻声道。

“算了,我不是不相信你们的功夫,只是要是让他发现的话,不好。”

江铃淡淡的摇了摇头,然后跟着三人一起,静静的站在了门外。

此刻,已经是一个人站在里面的刘清捏着一根银针,重重的出了一口气:“师傅,让我看看,这是不是您的手段!”

说罢,刘清直接一抬手,将那银针直直的刺入了江山的眉心。

几乎是同步的,在这跟银针刺入的一刹那,刘清另一只手直接是猛然抬起,重重的砸在了江山的胸口处。

砰!

随着一声闷响,本来因为病重而全身发白的江山皮肤猛然一抖,而后一阵黑色的斑纹渐渐的浮现在了他的皮肤表层。

刘清双眼微眯,沉沉的出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还好,还早。”

而后刘清看了一眼那银针盒子,只见里面还摆放有约莫数十根银针,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这十八年来,每天刘清都是照着他那便宜师傅教授的修炼方法修炼,一丝不苟。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清也是渐渐的感受到了体内有一股气的存在。

而他现在,则是要去感受自己体内的那股子真气。

“呼!”

半晌,刘清猛然长出一口气,睁开了双眼。

只见他双眼之间如同是有了一股子精光闪烁。

与此同时,刘清的手也是快速的动了起来,一根根银针在刘清那几乎快到看不见的双手之下,插满了江山全身的各处穴位。

约莫十几分钟之后,刘清才是终于停手,而那银针盒内,也只剩下了两根银针。

在刘清最后一根银针插入江山体内的一瞬间,他身体之上的那些黑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向着他的喉咙靠拢。

在等待了近十分钟后,刘清才是再次如同方才插针一般,将那银针给拆了下来。

很快的,就只剩下了眉心的一根银针。

“起!”

刘清沉声一喝,猛然将那根银针给拔了出来,而后用力的拍向了江山的喉咙。

随着这一掌,一堆如同淤泥一般的黑色物质猛然间从江山的口中吐了出来。

“咳……咳……”

听着里面突然响起的那熟悉的声音,江铃双眼一睁,面色一喜,直接是急匆匆的推开了房门。

只见房间内,刘清已经是坐到了床尾处,浑身如同是被水泼了一般的湿润,而江山则是靠在床边,将嘴中的东西给吐出来。

“爷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314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