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坐在龙椅上抽烟;挺身 粗喘 身上驰骋 首席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5月9日:算不上道士,虽说他极其精通中医医术,尤其是推拿针灸,以及道士该会的一些奇门八卦,甚至是还会几手三脚猫的功夫。

说起来,这些应当算的上是一个正统道士要会的东西了,只不过,刘清少了一点,那就是信仰,饶是每天当午都要打扫那些神像,他也是连那些道士该拜的祖师爷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也不愿意去了解。

所以说,他算不上一个道士。

刘清平日里都是独居在那道观内,不与外人接触,唯有被人叫下山去看风水、给哪家白事办办法事,或是给人看病的时候,才会下山去与人有所接触。

说起来倒也是奇怪,这山脚下的五里村,那姑娘,都是一个个出落得清秀水灵,而爷们则都是一个个糙得不行,而刘清这个土生土长的小道士,却是长得一副清秀且脱俗的面容,因此每次下山,都能引得那些未出阁的小姑娘们过来观看。

而且算起来,这十里八乡的,基本上都只有出门打工一条生路,所以刘清这么个几乎每个月都能接好几个事情干的小道士,反而成了唯一一个看起来十分有前途的人。

也是因此,饶是在这封建且保守的小村里,他都是能引得一众姑娘为止倾倒,饶是那些已经结婚,却是空守房间的少妇们,都是一个个对他有着那么几分意思。

而且虽说民风保守,但是那些结了婚却是要独守空房的少妇们,已经尝过滋味的她们,更是一个个私底下都是妩媚相当。

刘清总有预感,迟早有那么一天,自己那十八年未尝人事的处子之身,恐怕都是得交代在这些留守妇女的手上。

而这一天,终于是来了……

知了一声声孜孜不倦的叫着,吹着阵阵的清风,刘清轻轻推开了张晓翠的房间门。

 文学

一进门,便是得见张晓翠正躺在床上,那丰腴的臀部正在不安的来回扭动着,让刘清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

“我说翠嫂,您这姿势……是摔哪里了?”

刘清见张晓翠半天没说话,这才是压低着声音问道。

此刻正是六月,饶是这依山傍水的五里村,都是炎热得不行。

张晓翠自然也是不会穿得太多,只见那薄薄的裤子上面已经是透出了一丝丝的汗水,将这条白色的布裤子给映成了半透明的样式,透过这裤子看过去,一眼便是可以看见内里那款式性感的三角裤紧紧的贴着身子,勾勒出了一个十分性感的弧度,以及那若隐若现的黑色地带。

“嗯……就别提了。”

张晓翠摆了摆手,把手放到了自己的臀下,轻轻的搓揉着:“清早我出门的时候,隔壁李嫂家刚好把牛给放出来,那牛刚放出来她也不管管直直的朝我冲了过来,我就往后躲了一下,就摔到了这里,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了,你摸摸。”

说着,张晓翠朝着刘清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

刘清吞了口唾沫,虽说张晓翠现在已经是年过三十,但是到底是当年的村花,加上自家男人心疼时常买各种保养品回家,倒是一点都没有老去的样子,反而是经过岁月的洗礼,多了几分别样的魅力。

看着张晓翠的手,那白嫩的小手上面还戴着一个蕾丝的小手套,不难看出,这手的主人,得是多么闷骚的主儿。

刘清顺着张晓翠那挺翘的臀部看了下去,心道这丫摔的也忒不是地方了。

“嫂子,你这样我估摸着是伤到骨头了,我估摸得先摸髓看骨,然后再针灸调整,可是有一样,我……”

说着,刘清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

闻言,张晓翠眼里莫名闪过了一丝失落,轻声道:“怎的?你不能治?”

“也不是,只是治你这……你得把裤子脱了,我……”

刘清的双眼如同被磁铁吸住了一般,紧紧的盯着那丰腴的臀部,一步也挪不开。

听着刘清的话语,张晓翠的眉眼里非但没有了失落,反而是多了一丝惊喜之色,她赶紧朝着刘清摆了摆手,然后朗声道:“嗨,我以为是怎么了呢,人家都说有病不忌医,你可是来给我治病的!再说了,我都不在乎,你还在乎啊?”

说着,张晓翠一把伸手把站在一旁的刘清给拉了过来,然后媚语如丝般的轻声道:“来,帮嫂子把裤子脱了。”

话罢,张晓翠直接是捏着刘清的手,贴到了自己裤子上。

手都已经贴过来了,刘清还能有什么选择么,当即是抿着嘴,一把把张晓翠的裤子给剐了下去。

刹那间,那白花花的臀部直接是出现在了刘清的眼前。

而这时刘清才是看清,张晓翠的裤衩居然是蕾丝镂空的!

紧紧的贴在那股沟内,内里本该隐藏好的一切,也是若隐若现,好不勾人!

娘的,这特娘的是故意这么穿的吧?

都成这样了还能算是裤衩么?

未经人事的刘清一时间有些呆了,手还紧紧的贴在裤子上,此刻正好在大腿两侧放着。

‘咕噜……’

本来安静的房间内,刘清吞唾沫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张晓翠没有回头,脸贴在枕头上,只是,不是那羞涩的神情,而是一股子暗喜的模样,不用回头,她都能知道此刻的刘清这会是什么模样。

“看样子,还是个雏儿,连这阵仗都能看呆。”

张晓翠心底暗暗想到,不禁一丝暖流暗起,让她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看着张晓翠那不停扭动身体的模样,刘清身体微微一颤,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有了一丝丝的反应。

刘清略显窘迫的弓了弓身子,双手也是放在原处没有动作,显然是已经完全慌了神了。

反观张晓翠,见得刘清那窘迫的模样之后,反而是更加的轻松了。

“嗯……”

感受着刘清还放在自己大腿两侧的手掌的温度,张晓翠娇声喘息了一下。

这一下,让刘清整个人都是抖了一下,然后有点小心的问道:“嫂子,你这是咋了?”

看着刘清那一副完全是被自己勾了魂,却是不敢有任何实质性动作的模样,张晓翠轻笑了一声,缓缓伸出手,把刘清放在自己大腿两侧的手移了过去。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将刘清的手放在自己两瓣翘臀之上后,便是松开了手。

刘清吞了口唾沫,再仔细的看了一眼张晓翠。

在看到对方脸上那已经是完全放开了挑逗自己的模样之后,刘清一咬牙,轻移手臂,放到了她的伤口处。

但是右手却是不小心触碰到了那禁处,感受到自己手掌触碰到的那湿滑,刘清微微一惊:“嫂子,你其他地方是不是还有伤口,怎么这里这么湿……”

话说一半,刘清这才是猛然惊觉了自己触碰到的是什么。

虽说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但是在这些一个个风骚到了骨子里的留守妇女的熏陶下,刘清多少还是懂得一些的。

见得刘清那清秀的面容因羞涩而涨红,张晓翠心头是说不出的兴奋。

心道老娘这么多年过去,果然还是那个独领风骚的村花!

“清啊,你是不是觉得看到了嫂子的身体,有些不好意思啊?”

张晓翠媚眼如丝,看着刘清,缓声说道。

闻言,刘清吞了口唾沫,没有说什么,不过那涨红的脸庞,已经是说明了一切。

见状,张晓翠轻轻一笑,身形微微往下挪了一点,然后一只手直接是抓向了刘清双腿间那隆起处:“没事儿,你给嫂子看了,那嫂子也摸回来,咱们就两清了。”

说着,张晓翠的手开始来回的轻轻套动了起来。

此刻天气炎热,刘清穿着的,本来就是那最薄的道袍,薄得跟一张纸一样,加之道袍宽松,张晓翠那来回的套弄,更是让他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刺激感。

虽然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要让对方停下,但是身体却是不允许他开口。

于是乎,刘清此刻只能是咬着牙齿,感受着那刺激的感觉,一言不发的用那颤抖的手,开始轻轻的按起了张晓翠的伤口。

张晓翠的伤哪有她说的那么严重,这一切完全就是她为了能够跟刘清如此亲密接触而撒的谎而已。

所以,治疗外伤经验丰富的刘清,几乎是一瞬间就已经察觉出了对方的伤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但是那份快感却是让他舍不得直接把话给说出口。

因此,刘清只得是弓着腰配合着对方的动作,同时双手开始肆无忌惮的在对方臀部揉捏了起来。

到底是留守妇女,张晓翠那久未经滋润的身体哪受得了刘清这般抚弄,几乎是刘清开始的瞬间,她便已经是轻声娇呼了出来。

听着张晓翠的阵阵娇喘,刘清更是心头一荡,仿似那身体的感觉更加的清晰了一分。

这娘们,肯定是在家久了想男人想透了,不然此刻怎么会这么的放浪!

刘清闷着气,暗自想道。

当然,这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看着自己手上那两块臀瓣被自己搓揉出不同的形状,刘清突然是心头起了一丝邪意,手缓缓的朝着下方伸了下去。

这一伸不要紧,伸过去之后刘清才是发现,张晓翠的双腿间已经是完全被那水分给湿滑成了一片。

感受到刘清手此刻所抚摸的位置,张晓翠轻声嗯了一声,然后略带幽怨的看了刘清一眼。

刘清倒也算得上是不解风情,感受到张晓翠的眼神之后,他心下一惊,赶忙是收回了手,而后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嫂子,怎么,是我哪里做得不对么?”

听着刘清的话语,张晓翠更是幽怨的盯了他一眼,而后才是缓声说道:“哼,我这是太久没尝过滋味了,你都不知道来帮我一下。”

“帮你?怎么帮?”

刘清微微一愣,没有反应过来对方话语的意思。

闻言,张晓翠那在不停动作的手臂轻轻用力捏了一下,然后才是略带妩媚的说道:“就用这个啊,你说怎么帮?”

咕噜……

刘清吞了口唾沫,微微有些犹豫了起来。

到底刘清还是第一次,一直以来,在他的幻想当中,第一次都应当是给一个和自己年龄相当的黄花大闺女的。

可是眼前的张晓翠,却已经是结过了婚的三十岁左右的人了。

不过,虽说年纪较大,但是这身材,还真是水灵。

看了一眼张晓翠,刘清再次吞了口唾沫。

他有些恨自己居然如此不争气,不然的话,此刻他应当是已经抽身离开了。

“嫂子,你可是已经结了婚了的,我们这……不太合适吧……”

刘清略带犹豫的开口说道,不过看他那动作,反而是朝着张晓翠靠了过来。

张晓翠嘴角一翘,心道老娘的魅力,想要让你这未经红尘的小子拜倒,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这么想着,张晓翠也是不再去管刘清那犹豫的模样,直接是一翻身,就翻到了床里靠墙的位置,同时手上一带,直直的把刘清给带到了床上来。

这一上床不要紧,刘清是被拽过来的,身体直直的和张晓翠贴在了一起,同时双手还按到了对方那高耸的胸部之上。

刘清吞了口唾沫,这时他才是来得及仔细的看了眼张晓翠的身材,没生过孩子,一点中年妇女的大肚子都没有,想必……

刘清眯了眯眼睛,轻轻的把自己的鞋给脱到了床边。

听见那鞋落地的声音,张晓翠心头一喜,直接是一个翻身,坐在了刘清的身上。

坐上来以后,张晓翠直接是熟门熟路的将刘清的裤子一扒,那早已经是如怒龙抬头一般的巨物直接是弹了出来。

虽然心里经过方才的套弄已经早有了准备,不过在亲眼看到之后,张晓翠也是不由得有些心惊。

这家伙,实在太大了!

张晓翠吞了口唾沫,见刘清身体已经完全僵硬住,根本不知道动作之后,张晓翠直接是轻轻咬牙,伸出手,把那东西给对准了自己入口,轻轻的坐了下去。

到底是酝酿了如此之久,那洞口已然是足够的润滑。

随着那丝滑的触感,刘清终于是成功的进入了张晓翠的体内。

在一声声粗浅不一的喘息中,时间就这么流逝了约莫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只见张晓翠满面潮红的躺在刘清的怀里,乖巧的如同一只小猫一般。

“怎么样,感觉如何?”

到底是第一次,刘清还是十分在意自己的发挥的。

听见刘清的话语,张晓翠无力的抬起手,轻轻的在他的胸口锤了一下,媚声道:“哼,你个小冤家,想不到,居然这么有精力!”

听着张晓翠那娇嗔一般的话语,刘清得意的笑了一声,而后才是缓声说道:“哼哼,以后有你吃的!”

说着,刘清的手在张晓翠那翘臀上重重的揉捏了一下,引来了一阵阵的娇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极其细微的喘息声突然在床边的窗户外响了起来。

按理说,一般人应该是难以听到这么细微的声响的,但是刘清可是不同,虽说他武功不高,但也是自幼修习,所以只是这么一声,他瞬间就确定了:外面有人!

这一下可是把刘清给吓了一大跳,现在他和张晓翠做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恐怕刘清这一辈子都不要想着能够在这村子里混下去了!

当即刘清直接是大声喊了一声:“什么人!”

说着,他直接是迅速的穿起了衣裤,急冲冲的下床走了出去。

张晓翠也是愣了一下,到底这事情对她也有极大的影响,所以仅仅是在刘清出去的瞬间,她也是急忙的穿上衣裤,快步的跟了出去。

刚一出来,只见刘清正面色阴沉的站在张晓翠房间窗户外。

这窗户外是张晓翠家的院子,种了几颗果树,此刻那果树正在轻轻的抖动着,显然刚刚才有人从这里急忙的逃走!

看着这一幕,张晓翠也是面色微微一白,然后快步走了上去。

到底是自己家,她可是比刘清熟悉多了,只是一眼,她就看见了墙角处那里,居然是多出了一个白色的裤衩!

她两步上前,拿起来看了一眼,只见那裤衩上还沾着一些晶莹的透明水分,带着一股淡淡的骚气。

这一眼,她就看出来了,这裤衩不是别人的,正是自己隔壁的那个李春花的!

李春花年纪比张晓翠还小个三四岁,今年也才二十六七的样子,是当初从镇上嫁过来的,只是可惜,嫁了个不回家的老公。

她老公很少回家,也不出去打工,成日里就靠倒卖一些山上的特产过活,基本上除了逢年过节,都是在外面和那些女人鬼混。

所以,李春花私下里,实际上是十分闷骚的,成日就喜欢穿一些比较暴露的衣物,而且喜欢把自己的内衣内裤什么的挂在自家门口晒着。

意图嘛,自然是十分的明显了。

只是可惜,这村子里哪还有男人,有的,也都是些七老八十的老者了,所以李春花也就只能憋着,偶尔来找张晓翠说说烦心事。

估计今天就是来找张晓翠的时候,发现了她和刘清的事,一时之间,居然是在这床边自己动起了手来!

这么想着,张晓翠的嘴角划出了一个弧度,对着刘清说道:“嘿嘿,刚刚有没有吃够啊?”

看着张晓翠眼里的春光,刘清心下一动,再次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我觉得还是先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再说吧,不然我总感觉不好。”

刘清忍着自己心底下那蠢蠢欲动的感觉,对着张晓翠说道。

听着刘清的话语,张晓翠轻笑了一声,拉着刘清直接是跨过了两家之间的那由木篱笆拉起来的围墙。

“春花,在家吗?”

张晓翠敲了敲门,轻声喊道。

“啊!在!”

李春花的声音明显有些慌乱,不过还是立马就应了一声。

见状,张晓翠笑了一声,转过手,直接是把自己手里的那条裤衩给放到了刘清手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313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