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羞辱打开双腿H|丰盈的雪乳被揉捏成各种形状

   所以这一顿饭就很有必要。

    一顿饭,吃出了员工对公司的信心,吃出了员工对唐求的信任。瞧,老板财大气粗,说到做到,所以他下午给我们开大会时的豪言不是画大饼!

    那就要好好听话,好好干!

    钱鸿忠和丁相很激动,尤其是前者。和老板参加应酬这事经历过不少,但让全体员工都来“应酬”还是第一次。看着他们脸上绽起的笑容,看着他们中间有胆子大的端杯向自己敬酒,热情澎湃。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这话说的一点没毛病!

    唐求此时也没有了厂长的派头,一边端杯与人相碰,来者不拒,一边大声吆喝:“今晚敞开了喝,不醉不归!从明天起就得好好经营我们的家了,大家要努力啊!”

 文学



    “努力!”一群人努力把酒倒在喉咙里,可能现在真没法努力经营工厂,但能努力填饱肚皮。

    柳云坐在唐求对面,看着他在酒场上也是那么风光,一时有些醉了。

    他这是十八岁的样子吗?

    吴拥军坐在唐求旁边,满怀感慨。

    他一个下岗的技术员,因为遇到唐求,竟然鱼跃龙门,成为一个工厂的副厂长,管理几个部门。这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就是在昨天晚上他亲口听唐求承诺后,今天的大脑还是懵懵的。

    工资也有420元,接近原先的两倍。唯其如此,他的心里才觉得沉甸甸的。

    这回他才知道什么叫休戚与共。

    他不想因为新厂经营的问题而重新回到曾经的老路。这是一个机会,展示自我价值与能力,他也不想辜负唐求的厚遇。

    运上县企业人员上万人,为什么偏偏找到他?

    趁身边人都在向老钱和丁相敬酒的空隙,他端起杯子,里面是今晚唐求特意为他点的饮料。

    “厂长,我吴拥军能有今天,多的话不说了。从今以后,风里来雨里去,您就看我的表现。今晚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唐求干了:“我和老吴你认识也是有缘,我们年龄相差不大,我能感觉出你是有不平气的。我们哥俩好好干,肯定能在运上出人头地。”

    老吴是他最先网罗的班底,知道他是技术出身,说话不咋地。唯其如此,才显真诚。

    可能他的能力还欠缺,可能把他拔起来比较突兀,但唐求看人是有一手的,他始终认为,只要愿意干,凡人都可以成材。吴拥军能带出王强这样的技术人员,他本身的实力其实是被低估的。

    要用,其实就该用这样的人:出身低层,又有潜力,这和烧冷灶是一个意思,老板用人也得如此。

    吴拥军咧嘴一笑,抿了一口甜水,他管饮料叫这个东西。想了一下,有话要说:“厂长,我其实有个疑问想问!”

    “你说啊,什么都可以问。”

    唐求其实很愿意为这些公司的骨干释疑解惑。培训是自己硬性灌输东西给他们,远不如他们自己想问题想通问题会理解得更深刻。

    “我自信在技术上有点水平,我学的也是电子,我以为厂长会安排我负责技术这一块。老丁对生产管理很熟悉了,我们对调不是更好?”

    其实丁相虽然在饮酒,耳朵却一直在警觉唐求的动静。相对于吴拥军的感激,他的心情是忐忑。

    没被赶走,反而官升一级。只是对业务这块他从来没带过,他一直在担心做不好,那样会辜负了唐求的提拔!其实老吴的这个疑问,他也想问,只是没敢说出口。

    老钱也在倾听。在酒桌上他历来是八面玲珑的主,绰号千杯不醉。别看他喝得欢,酒楼里大大小小的事其实都没瞒过他的眼睛。今晚可是和新厂长认识的第一次饭局,白天看不出来的现象,可能在酒桌上能体现。

    杯中酒与屁股下的位置孰轻孰重,他还是能分得清的。

    “这个问题问得好!”唐求放下杯子说。

    隔壁座的工厂中层干部也都在留神,等待这位新厂长讲述他的用人哲学,这种机会可是很难遇到。

    “按理说,老吴你接业务、老丁接运营是最稳妥的做法,毕竟技术你懂、老丁熟悉生产,你们做你们熟悉的岗位会更轻松。

    但是也正因为这样,你们的眼界会受约束。因为工厂管理是个很复杂的活,要求高阶管理者一专多能。我就是要让你们不能再沉迷于原先的舒适圈,而是有所突破。

    你是技术出身,承接项目没有问题,但是对我们这样一个以代工为主体的工厂来说,承接项目光懂技术不行,还要知道我们的生产能力、质量水平,这样才能决定能不能接单,如何接单,接单后果是什么。我们要赚钱,技术在目前只是手段。

    在这一点上,老丁比你有优势—-他不熟悉技术,所以我安排懂技术的蔡工做项目部主管,帮他。

    运营管理上,表面上老丁生产出身可能衔接更平顺,但我更倾向于技术和品质出身的人接管生产。为什么?因为在工厂中,技术、品质和生产是三驾马车,共同决定了产品的好坏。但是三者之中,技术体现的作用更大些—-它是生产的师傅,也决定着品质标准的建立。

    在我后继的产品生产活动中,尤其对我们这样一个利润会越做越薄的代工厂里,不断用技术为我们开辟出新天地是我们区别于或者优胜于其它代工厂的法宝。等到手有余力的时候,我们才有资本和能力转行。

    无论是走找到切入点走自有品牌的路,还是把代工做大做强,将来都要有自己的核心东西。

    趁着我们现在规模还小,我想用老吴你的技术思维把我的这个观念牢牢地灌输进运营管理的方方面面,让我们虽然是代工,却能看到不断革新、不断增加技术含量的决心,而不是单纯的一个组装工厂,尽管在未来某一阶段肯定是。

    所以你做生产运营管理的事,是我深思熟虑的。老丁,是我在和他面谈中发现他在沟通和应变方面的能力的。这也是人尽其才—-当然,等到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你们或许都会独当一面,那时就是另一回事了,但现在,还是共同协力把手头的工作做好,把和万烟厂的合作落实到位,这离不开你们的互相支持!”

    丁相和吴拥军点头称是,丁相还主动向吴拥军敬酒:“老吴,以后一个锅里吃饭,我们一起努力!”

    唐求这番话,其实代表着国内主流工商业界的一个争执不休的话题:到底是走“贸技工”,还是“技工贸”?在这一点上,传奇公司风头无两。

    作为一家后世著名的计算机公司,传奇公司从技术起家,创业元老们却在95年走上分歧之路。后来,技术流派失势,撤去了大部分技术团队,从而预示着传奇彻底变成一家贸技工公司。

    如果是为了生存,走“贸技工”本没有对与错之分。

    “贸技工”既是指先做生意,实现一定的原始积累,求得生存,然后开发新技术、新产品,并进行销售,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

    可是传奇公司后来二十多年的传奇之路说明,当公司壮大了之后,并不一定会走上开发技术的道路。比如唐求重生前还看到,传奇公司科创板IPO申请被撤回且被终止上市审核,业界普遍认为是其科创属性不足。

    毕竟从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来看,传奇在其占比最高的年份才百分之三多一点,而科创板平均研发投入都在12%左右。

    一句话,它是个赚钱的公司,但不是一个科技含量大的公司。作为电脑巨头,却没有自己的系统,也不自研芯片等硬件,这让这家公司一直被认为是“组装厂”。

    这也是唐求的诟病。当初创业时比它的条件颇不如的华为,坚持走“技工贸”,造就了中国人的骄傲。

    只是从过来人的角度,唐求能理解他们的选择,无论是“贸技工”还是“技工贸”,都是特定阶段创业者因时制宜的选择。但是从长远来看,“技工贸”才能让企业走得更远,毕竟核心技术才是一个企业最坚强的支柱。

    现在对VCD工厂就是这样考虑的:先赚钱,然后努力在壮大的同时提升工厂的技术能力和研发水平,等到时机成熟,唐求一定会走技术领先的路子。

    这个世界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会产生出无数的新兴产业待发掘,未来拥有自己的品牌是很容易的事。

    哪怕是做代工,唐求也想把它做到极致,像富SK这么牛逼的代工厂,不香吗?

    不要说代工厂没有技术,人家的工业工程学院几乎是中国企业当中最好的!并且截止到2014年时,它这个代工厂审核的专利数已经超过64300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266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