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他用力挺进我的身体*爽…好舒服…被填满

 “老子没喝醉,要怪就怪你那个好弟弟!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你媳妇儿马翠芸给老子睡,要么老子就把你鸟蛋废了的事情传遍全村,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个软蛋,生不出娃儿,哈哈!”


  王发财满嘴酒气,嚣张地大笑道。

  原来,几年前,陈刚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不小心被钢筋戳到下面的家伙,当时出了好多的血。

  这可是男人的命门,擦着就疼,磕着就能要人命啊。

  好在送去医院及时,给救治了过来,可惜不幸的是,陈刚虽然性命无碍,但那玩意儿却给弄坏了,以后再也不能享受女人的滋味了。

  陈刚心如死灰,痛苦不堪,当时他才结婚没几个月啊,家里娇妻欲滴,他却不行了,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这个事情并不光彩,所以陈刚决定隐瞒下来,碰巧当时王发财和他是同一个工地的,正好知道这件事情,为了让这家伙帮忙隐瞒,陈刚暗中给予了他不少好处。

  谁曾想这家伙收了好处,今天却突然反水了。

  最可恶的是,这家伙还威胁他,要他把自己的媳妇儿送给他睡,否则就把这个消息宣扬出去。

  “王发财,当初你可是答应我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陈刚又气又急,农村人都爱面子,这件事情如果传开的话,他在村子里可就没脸见人了。

  而他们老陈家也会沦为整个村子的笑柄。

  “哈哈,那又怎样?你弟弟敢偷我老王家的女人,还敢打老子,老子就要睡你老陈家的女人!”
 

 文学

  “你如果不想让全村人知道你是个软蛋,就乖乖安排你媳妇儿跟老子睡,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我就继续替你隐瞒这个秘密!”

  王发财大着舌头,肆无忌惮地邪笑道。

  “你媳妇儿那块地这么多年没被你滋润过,肯定饥-渴得不行,说不定暗地里早就跟你弟弟那小王八蛋搞过了。”

  “老子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的晚上,乖乖把你媳妇儿送到我那,否则后果你知道的,哼哼……”

  将自己心里龌龊的想法付诸行动,王发财兴奋地走出小包间,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难看的陈刚。

  他没有着急,给了陈刚三天时间,等陈刚冷静下来想清楚利害关系,肯定会顺他的意。

  因为他很了解陈刚,陈刚好面子,要不然几年前也不会给他好处让他帮忙保密。

  “小王八犊子敢威胁老子,老子就干-你嫂子!”

  想到三天后的夜晚,王发财心里就忍不住兴奋,到时候那小王八蛋知道自己干了他嫂子,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哈哈。

  此时陈强并不知道他给自己大哥惹了祸,今天他的心情很不错,因为今天诊所里来了好一些病人。

  最近天气虽然暴热,但得热伤风的人却不在少数。

  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陈强毕竟是医学院的高材生,而且还在市里的三甲医院呆过,治个热伤风还是很容易的。

  “大娘,这药饭后吃,每天三次,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不要通宵吹电扇,虽然这天热得不像话,但为了身体着想,还是得忍一忍。”

  “刘嫂,你这个热伤风挺严重的,可以打一针,再配点吃的药,好得要快一些。”

  ……

  忙完之后,陈强居然有些微微喘气。

  主要一些热伤风严重的患者都想好得快点,都选择打一针,再加上现在诊所只有他一个人,配药也需要他亲自来。

  不过陈强并不感觉累,反而很兴奋,因为这是个好的开头。

  一回生二回熟,这些人以后有个什么小病小痛的一般都会继续来他这里。

  只要他手到病除,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他这个小诊所的名气就能逐渐打开。

  一旦名气打开,他这小诊所就能很快发展起来,与隔两条街的刘氏诊所分庭抗礼,甚至是超越。

  在陈强之前,刘氏诊所是这云竹镇唯一的一家诊所,所以大家有个什么小病小痛的也就都到那里去看,这么多年大家也就都习惯了。

  陈强小时候也经常在那里看病,不过后来发现那个刘老头看病有些不-厚道,在那儿要开好几次药才吃得好。

  而且那儿的药也死贵死贵的,奈何这云竹镇就只有这一家诊所,怎么收费还不是人家说了算。

  当然,不在这儿看病也可以,但那得跑到县城里的医院去看,那挂号,各种检查啥的加起来,终归还是要比刘老头那儿贵一些。

  而且去县城总得坐车吧,那还得路费,还有县里的医院看病的人更多,还要排队什么的很麻烦。

  所以只要不是什么大病,大家也都到刘老头那里去看。

  陈强当初决定回来开诊所,也是看到了这一点,发展自己事业的同时,也能造福乡里。

  到下午五六点,镇子上也清净了不少,陈强整理了一下带回来的医学方面的书籍,给自己订了个学习计划。

  打铁还需自身硬,想要把诊所的名气打出去,就得时刻提升自我。

  “咦?”就在陈强整理资料的时候,一本破旧的书籍掉了出来。

  这本书是他在读大学的时候遇到一个乞丐,好心请那乞丐吃了碗面条,那乞丐为了答谢送给他的,说是什么旷世医书,若是参透,可生死人肉白骨。

  当时陈强随便翻了一下,里面讲述的是一种针灸之术,不过描述得很玄乎。

  陈强是学西医的,信奉科学,对于这么离谱的针灸之术自然嗤之以鼻,随手就把这本书丢在一边。

  原本以为早掉了,没想到收拾这些资料的时候又给找出来了。

  再次看到这本破书,陈强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反正左右也闲着,随便看看。

  这套针灸没有名字,总共分了六式,第一式叫凝血,不管多么严重的外伤,只要一针下去,就能立刻止血。

  “尼玛一针止血,神仙啊?”

  陈强无语,也不知道那乞丐是从哪里得来的这本破书,讲得真他娘的玄乎。

  正在陈强嗤之以鼻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看竟是大哥陈刚的……

 

 “喂!哥,你不是在工地上忙吗?咋有空给我打电话?”

  陈强有些意外,因为陈刚只要到工地上,一般很少给自己打电话。

  “嗯,今天活儿少,我已经在家里了!对了,等会儿你早点回来,晚上到我这边吃饭,咱哥俩好好喝两口。”

  电话那头,陈刚的声音有些低沉。

  “好勒,那我过会儿就回来哈!”

  陈强不觉有他,爽快地答应道。

  等到七点日头西落,陈强就关好诊所大门,骑着那辆二手电瓶车呼啦啦往家赶。

  自从陈刚成家分出去之后,两兄弟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就少了。

  在农村里,自立门户那就是自个儿过日子,除非父母年老,一般时候是不怎么和父母一起吃饭的。

  回到家,跟父母知会了一声,陈强就屁颠儿屁颠儿跑过去。

  父亲陈大山身体不好,不能饮酒,所以也就没叫他一起过去。

  “强子,你回来得刚好,快过来坐,你嫂子还有两个菜要炒,咱哥俩先喝着!”

  陈刚赶紧招呼陈强坐下,桌子上还摆着好几瓶二锅头。

  “哥,今晚上你这是要整大的啊!”

  陈强看了一眼,不由得笑道。

  “咱哥俩好久没在一起喝过酒了,是得整点儿大的。”

  陈刚勉强一笑,显得心事重重,不过陈强正高兴,并没有察觉到。

  “得嘞,今天就陪大哥整点儿大的。”

  “哎哥,你喝慢点儿,别整太急了!”

  陈刚心里有事儿,一上来就喝得猛,很快就干了两瓶二锅头,看得陈强一阵咂舌。

  “哥你是咋了,有啥事儿跟弟弟说道说道呗。”

  好歹是兄弟,陈强这下看出自己这大哥有心事儿。

  “强子我问你,你是不是跟那李寡妇有一腿?”

  陈刚酒劲儿一上来,说话就没什么顾忌了。

  “哥,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这从哪儿听来的?”

  陈强吓了一大跳,赶紧问道。

  “王发财都跟我说了,你快跟我说,到底有没有那回事儿?”

  陈刚道。

  “妈的,就知道是那王八蛋在乱嚼舌根,那家伙就是欠揍!”

  陈强顿时破口大骂。

  “你还真跟那李寡妇有一腿?”

  陈刚闻言,顿时不悦的皱起眉头。

  老实说,他心里是有些生自己弟弟气的,若不是陈强因为这个事儿得罪了王发财,王发财又怎么会跑来威胁自己。

  “哥你听我说,我怎么可能干出那样的事儿,是王发财那混蛋……”

  陈强赶紧解释,当然,他不敢说真实的情况,只说李玉兰身体不舒服,被她叫去看病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兰婶儿毕竟是寡妇,以后要看病让她去你的诊所,免得传出去惹来闲言碎语。”

  陈刚自然选择相信,弟弟的为人他还是清楚的,而且好歹是知识分子,拎得清。

  “哥,我知道的,以后我一定注意。”

  陈强点点头道。

  “对了哥,王发财那王八蛋难道已经拿这事儿到处乱说?”

  忽然,陈强心中一动,急忙问道。

  要是这样还得了,虽然应该不会有多少人相信,但邻里间难免有喜欢嚼舌根的。

  可是他想想又感觉不对劲,如果这事儿传开了,自己回来不可能这么平静,首先老爹老妈就得活劈了自己。

  “那倒没有,那个王八蛋只是找了我。”

  陈刚脸色阴沉,由于长年在工地上日晒雨淋的,肤色粗糙黝-黑。

  “那王八蛋找你做什么?”

  陈强一愣,问道。

  陈刚没有说话,仰头闷了一大口,一张黝-黑的脸都看得见潮-红,已经有几分醉意。

  “哥你别喝了,快跟我说,那王八蛋找你做什么?”

  旁边的陈强见状,一把夺过哥哥的酒瓶,急切地问道。

  陈刚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说道:“强子,你觉得你嫂子怎么样?”

  “嫂子?”陈强一愣,瞥了一眼还在厨房里忙活的马翠芸,不由得点头:“嫂子贤惠持家,是个很好的女人。”

  “那你觉得你嫂子漂亮吗?”陈刚又问道。

  陈强面色古怪地点点头,你媳妇儿漂不漂亮难道你心里没数?村里的男人谁不羡慕你娶了个漂亮媳妇儿。

  “那我们是不是兄弟?”陈刚再次问道。

  “那不废话么?哥,你到底想说什么?”陈强无语。

  “哥哥现在有难,你要不要帮哥一把?”

  陈刚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似乎做了什么重大决定。

  “哥你发生了什么事?快跟弟弟说,就算上刀山下火海,弟弟也绝不皱下眉头。”

  陈强吓了一大跳,赶紧拍着胸脯保证道。

  从小到大哥哥就对自己很好,后来出来找活儿干,挣了点钱就给自己买好吃的好穿的。

  这份兄弟情,陈强一直放在心里。

  若是大哥有难,他陈强绝不废话,直接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255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