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把我拉进厕所强要了我#别顶了

  心里莫名地一暖。


  却又不明白厉战辰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敢细想下去的乔默,忙低着头道:“我这就去给你拿过来。”

  说罢转身上楼去取外套。

  而一旁的乔振辉在看到这一幕后,心里有些疑惑。

  他是没想到,他这个没出息的儿子,居然能得到厉战辰的另眼相待?谁都知道厉战辰的洁癖有多严重,从不让人碰他的东西,而乔默竟能让厉战辰主动将外套拿给他,帮他解围。

  乔振辉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看来,乔默倒是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没用。
 

 文学

  “厉少,”乔振辉呵呵笑道:“我这小儿子性子莽撞,要是平时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厉少可莫跟他生气。”

  “乔伯父客气了。”厉战辰没再说什么,只是用眼神淡淡地扫了眼乔欢。

  那不经意的一眼,让乔欢心下一颤。

  她没有想到厉战辰竟然会维护她这个窝囊弟弟,她还真是小看了乔默!

 

 乔默上楼将外套拿了下来,递给厉战辰。

  厉战辰看着她,并没有伸手将外套接过。只是对乔振辉道:“乔伯父,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回去了。”

  乔振辉见厉战辰要走,忙急道:“这天色也不早了,要不厉总留下来吃个晚饭再走。”

  厉战辰笑了笑,执意要离开。

  乔振辉只好朝乔欢使眼色,道:“那让乔欢送送您。”

  乔欢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和厉战辰独处的机会,忙凑上前来。

  然而厉战辰看都没看她一眼,竟指着乔默道:“不用了,我看让小少爷送我挺合适的。”

  “我?”

  乔默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眼周围。

  竟是不知道厉战辰吃错了什么药。

  最终她顶着乔欢愤怒的眼神,送厉战辰出了乔家大门。

  门口停着厉战辰那辆全球限量的豪车,厉战辰的助理下车来为他开车门,眼见厉战辰要上车离开了,乔默这才想起对方的外套还在她手里。

  于是她忙上前去,想要叫住厉战辰。“厉少,您的外套……”

  却没想前面的厉战辰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乔默一个措手不及猛地撞到男人的怀里。

  她揉了揉被男人坚硬的胸膛撞到有些疼的鼻子,刚要道歉,厉战辰却伸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按到车门上。

  只见厉战辰一手撑着车门,一手将她圈在怀里。

  近距离接触下,乔默看着眼前这张突然被放大的俊脸,心扑通扑通地直跳。

  这么看,厉战辰的皮肤真的好白皙。

  连毛孔都看不见一丝一毫。

  细长的睫毛根根分明,那双如星般的眸子,好像有魔力一样,让人不知不觉被吸引进去。

  她想到那天晚上,自己被厉战辰翻来覆去地折腾了一夜,虽然细节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回想起来,仍会让她脸热心烫。

  正想着,厉战辰突然在她耳边开口道:“你脸红了?”

  乔默一愣,脸色越发地红了。

  “你……你管我……”乔默忍不住红着脸呛声。

  话落,她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跟厉战辰说话,忙扭过头去,想躲开厉战辰的视线。

  然而厉战辰却笑了笑,温热的呼吸贴近乔默的耳畔,只听他低沉着嗓子道:“我有洁癖,那件外套你拿去扔了吧。”

  乔默不免瞪大了眼睛。

  既然你有洁癖,干嘛还问我要这个外套?

  心下不由得腹诽,厉战辰却没打算放过她。“那天晚上,进我房间的人是你。”

  乔默心下一惊,厉战辰这是发现了什么?

  她慌张地躲开对方的视线,支支吾吾道:“什么房间……什么晚上……我什么都不知道……”

  厉战辰冷冷一笑,“你不知道?需要我把监控调出来给你看?”

  说着,厉战辰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场,看向乔默的眼神如刀般锐利。

  乔默彻底慌了,那晚她没有做任何伪装,监控肯定将她的样子全部拍了下来。

  所以厉战辰是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

  这是要揭穿她?

  如果被揭穿了,那她现在所得到的一切……

  双手发着颤,乔默伸手拽着厉战辰的衣袖,她紧咬着嘴唇,眼里写满了祈求。

  想到还在病房里做着透析的母亲,她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看到乔默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厉战辰愣了愣,渐渐收起那冷冽的气息,心里居然有了一丝不忍。

  “厉……厉少……对不起……”

  乔默心想先跟厉战辰道歉,话说到一半,厉战辰却语气缓和道:“只要你交出那天那个女人,我就不会再为难你。”

  “什么?”

  乔默怔住了。

  她错愕地看着厉战辰。

  他没有认出她?!

  厉战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见乔默向他求饶的样子,他竟不舍得再为难他。

  心下不免觉得烦躁,他松开禁锢着乔默腰身的手,伸手扯了扯领带,道:“我给你三天时间,交出那个女人。”

  说罢,就转身上了车。

  徒留乔默呆呆地抱着外套,看着车子绝尘而去。

  她没有发现,在她的身后,乔欢正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对于乔默这个私生子,乔欢本来是丝毫没有将她放在眼里的。

  所以即便被乔默看见她和别人鬼混,她也没放在心上。

  可今天发生的事情,却让她不得不重视起乔默来。

  乔默和厉战辰竟然关系这么好,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过的。虽然乔默跟她保证过不会把事情说出去,但是保不准这件事会被他传到厉战辰的耳朵里去。

  如果被厉战辰知道了,那他们的婚约可就彻底没戏了!

  爸爸非得打死她不可!

  不行,她不能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

  回到乔家大宅,乔欢把乔夫人叫到卧室,锁上房门。把那天在乔家后院门口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乔夫人说了。

  乔夫人闻言,气得快要背过去了。

  “早跟你说了出去玩的时候要小心点,你倒好,还玩到家门口来了,还被乔默那小子看到,这要是被你爸知道了,看这事怎么收场!”

  “妈,我知道错了,现在我该怎么办啊?乔默跟厉战辰关系那么好,万一他把事情跟厉战辰一说……”

  乔夫人自然知道现在不是指责这个女儿的时候,她打断乔欢的话,伸手指了指隔壁乔默的卧室。“先下手为强。”

  “你是说……”

  乔欢母女俩一合计,眼里闪过一道恶毒的光芒。

  乔默抱着厉战辰的外套呆呆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她想着刚才厉战辰跟她说的话,只有三天时间,这三天她上哪找个女人去?

  想到这,她急得有想哭。

  要不干脆带着妈妈远走高飞算了?

  可是就算离开了这里,她也还是得给妈妈治病啊!

  她哪来的钱……

  对了,要不跟那个人借一笔钱好了?

  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会肯借这笔钱给她吧……

  想着,乔默抱着怀里的衣服,躺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医院,病房里。

  柳兰看着这两个闯入病房的不速之客,心里涌起一股不安。

  “你们怎么来了?”

  只见乔欢母女俩走进病房,不屑地打量了眼病床上的柳兰后,乔夫人冷笑道:“看来乔振东对你这个贱人是旧情未了啊,居然让你住这么好的VIP病房。”

  “妈,怎么说柳阿姨都是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我们乔家心善,看在她给乔家生了个窝囊废儿子的份上,爸爸给她安排个好点的病房,也算仁至义尽了,咱们就不跟她计较这些了。”

  两人旁若无人地当着柳兰的面,说着一些难听的话语。

  柳兰越听,脸色越是苍白。

  尤其当听到他们诋毁乔默的时候,柳兰想反驳,可想到乔默才刚回到乔家,还没有站稳脚跟,她就默默咽下了到嘴边的话语。

  见柳兰不敢反抗,乔欢母女俩更加得意了。

  “你知道乔默在乔家过着什么日子吗?你真以为他回了乔家是过大少爷的日子?”乔欢嘲笑道:“不过是个私生子,真以为回了乔家就能抹掉这个不光彩的身世了?我告诉你,乔默不止是在乔家,在整个上流圈子,他都是被人指着鼻子骂小三生的种的货色!”

  “你……”话落,柳兰颤抖的手捂着心口,脸色煞白得快要晕过去了。

  “我怎么了?我实话实说您还不爱听啊!”乔欢看柳兰越难受,心里越得意。“有些事知道难以承受,当初就不应该做。什么样的人生出什么样的儿子来,也难怪啊,乔默那么窝囊。”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

  柳兰可以忍受他们随意地践踏自己,可却无法容忍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当着她的面,辱骂乔默。

  “我偏要说!”乔欢却不肯放过她。“像你这样的存在,对乔默来说就是人生中最大的污点!只要你多活一天,就提醒着乔默,他是小三生的种!就算他进了乔家的大门,也永远洗脱不了这个出身!”

  “啊!”柳兰尖叫一声,不顾虚弱的身体,赤脚下床来,抓着乔欢的头发,伸手扇了她一巴掌。

  乔欢捂着被打得红肿的脸,不敢置信地看向乔夫人。“妈,她打我……”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女儿!”

  乔夫人见乔欢被打了,哪里还坐得住,上前来对着柳兰就是一巴掌。

  柳兰本就身子虚,这一巴掌扇得她跌倒在床边。乔欢母女俩还不解气,对着柳兰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病房里的动静惊动了外面的护士,护士们冲进来拉开了施暴的乔欢母女。

  “住手!你们在对病人做什么!”

  乔欢母女俩被拉开,乔欢伸手捋了捋被弄乱的头发,冷笑着看向柳兰。“呸,我要是你啊,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省得拖累自己的儿子!”

  说着,带着乔夫人大摇大摆地出了病房。

  柳兰毫无血色地倚在床边,任凭护士怎么叫她回到病床上,她都不肯。

  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乔欢对她说的那些话,如一把锋利的刀般划在她心口,割得生疼。

  想到乔默的处境,她不免问自己,她真的做错了吗?

  她的存在,是真的在拖累乔默吗?

  出了病房的乔欢回头看了看柳兰的病房,不是很放心的问道,“妈,你说这样有用吗。?”

  乔夫人信心十足的笑了下,“宝贝,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距离厉战辰给的三天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

  乔默原本是想着先找那个人借点钱,好带着母亲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让厉战辰找不到她。

  结果那个人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就在她焦急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时,医院却给她打来了电话。

  “乔少爷,请问您今天有没有来过医院,并带您母亲离开医院呢?”

  乔默一愣,“怎么了,我妈不是在医院待得好好的吗?”

  她今天一整天都在学校上课,根本就没有去过医院。

  “是这样的,今早在护士查房的时候,发现您的母亲柳兰女士不在病房,且一整天都没有回来过,我们找遍了整个医院,都没有找到您母亲的身影,所以想问下……”

  “你说什么?”乔默打断了护士的话,“我妈不见了?”

  她扔下手机,顾不得再听护士说什么,飞快地奔出教室,跑到校门口,拦了辆计程车,直奔医院。

  一路上,她的心都慌得不得了。

  妈妈怎么会不见了?

  她不在医院,还能去哪里?

  乔默不明白一个肾衰竭晚期的病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在医院失踪。

  因为医院门口不能停车,司机将车子停在医院对面的马路上,乔默手忙脚乱地付了钱,推开门下车。此时刚好绿灯,她想也没想地就飞快地过马路。

  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辆大货车正不顾红灯,朝着她开了过来。

  “呲——”

  只听一声刺耳的声响,卡车贴着乔默的手臂惊险地擦过,乔默整个人摔倒在马路边,而她的腰上一双温暖的大掌正紧紧地禁锢着她。

  惊魂未定的她,呆滞地转头看向腰身上那双大掌的主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252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