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双腿间磨蹭;在宿舍玩6个美女校花

   她扭头不确定的看着谢长溯,“你真不去玩儿?”

 

    谢长溯故意等陈绝色告诉他,她害怕,需要他陪着。

 

    从和陈绝色相识到现在,好像她只在自己面前露过一次怯,而且,那次还极有可能是她装的。

 

    谢长溯想看看,她会不会示弱。

 

    他摇头,笑着说:“你去吧,我看你胆子挺大的。”

 

    陈绝色激将法,“你不会是害怕了吗?”

 

    “不害怕,想等一个人求我而已。”

 

    陈绝色;“……”

 

    有点不要脸。

 

    一边的工作人员在催促问二人,如果想玩赶块上去,如果放弃,后边的人先上来。

 

    陈绝色逼的鼓嘴,而后又泄气。

 

    她脑海中想了许久,如何求他自己才不会输了气势。

 

    最后,她发现,只要是求人,没有不输势的。

 

    “两位玩儿吗?

 

    不玩儿的话,后边的人要上咯。”

 

    陈绝色拽着谢长溯的手腕,霸道回复,“玩。”

 

    她不和谢长溯商量,强行拉他入场。

 

    谢长溯笑出声,宠溺着上前。

 

 文学

    低的地方都有人坐上了,只剩下一边高的位置没人坐下,而高的位置,需要高个子的人才能坐下。

 

    没有地方可坐,陈绝色看着高高的位置,她手试了试,准备双臂把自己撑上去。

 

    这时,谢长溯的双手放在她的软柳细腰处,他说道:“双臂搭我肩膀上。”

 

    陈绝色双手落在他的肩处。

 

    片刻,她感受到腰上用力,再回神时,陈绝色已经被抱起,坐在了位置上,脚在下边悬空。

 

    她不好意思的看着谢长溯,谢长溯为她扣上安全栏,看着她微闪的眸子,他脸上带着淡淡笑意。

 

    这算是,害羞了吧。

 

    谢长溯亲手给陈绝色做的安全措施,他比较放心。

 

    而后,他个子高直接侧身,不费力的坐在了陈绝色的一旁,低头自己给自己做安全措施。

 

    陈绝色看着他的熟练程度,“阿宿,你以前在游乐园工作过吗?”

 

    “你猜猜看?”

 

    陈绝色靠着椅子,双脚晃着说:“有点矛盾。”

 

    谢长溯笑了笑没说话,不一会儿检查的人过来,看到两人的没问题,便去一旁启动机器了。

 

    谢长溯在一旁提醒,“害怕了闭眼。”

 

    陈绝色说:“我要直面暴风雨。”

 

    “那你面对吧。”

 

    面对的结果就是,下去时黑道大小姐第一次主动对一个男人伸出怀抱,她不是要拥抱别人,而是让男朋友抱她。

 

    谢长溯走上前伸手,搂着她的腰和双腿,抱着腿软的她,从一侧的出口处离开。

 

    接着,陈绝色又去到垃圾桶处,在一旁反胃的呕吐,谢长溯在一旁看着难受的说:“要不要把这个也买了,回家坐到不吐为止?”

 

    陈绝色看着自己又多了一个需要克服的项目,她闭眼,长长呼一口气,宣布:“要!”

 

    谢长溯陪着陈绝色坐在遮阴的长椅处,他胳膊搭在陈绝色的身后,想让她靠着自己舒服一会儿,结果陈绝色明明虚弱受了惊,却一点都不服输的看着两个最刺激的游乐项目。

 

    谢长溯太懂她眼底那是什么了。

 

    “阿花,人有时候遇到害怕的东西,不是坏事。

 

    相反,它会是个安全提醒。

 

    没必要所有事情都要征服,踩在脚底下才开心。”

 

    谢长溯在一旁不给弟弟妹妹讲大道理了,开始拉着女朋友灌输了。

 

    陈绝色回头看着谢长溯,“所以你如果遇到害怕的,你是会妥协躲避,还是要让它臣服在你脚下?”

 

    谢长溯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学生”,他自然是……让其臣服于自己。

 

    陈绝色问:“说不出来话了吧?”

 

    谢长溯笑着说:“分情况,如果那个是游乐设施,我不会强攻它。”

 

    陈绝色看着谢长溯,坚定的说:“你不会。”

 

    谢长溯的眼神带着趣意看着她。

 

    陈绝色看着谢长溯说:“因为你的的征服欲,比我的还强。”

 

    谢长溯问她,“从哪里看出来的?”

 

    “直觉。”

 

    谢长溯笑了一下,最后他评价:“很准。”

 

===https://www.AiyyzX.com/ 第2423章 大哥你没吃饭吧===https://www.AiyyzX.com/

 

第2423章 大哥你没吃饭吧

 

    因为彼此都是同类人所以更能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当陈绝色说出来时,谢长溯没有否认。

 

    稍纵,谢长溯想到女朋友的为人,不能拿正常小女生来衡量他。

 

    两人在休息椅处小坐,直到陈绝色缓过来,天气也热了,她脸蛋儿被烤的红红的,躺下都有了想睡觉的意思,谢长溯起身拉着她去四处寻找新的游玩儿的地方。

 

    中午吃过饭,下午都在游乐园玩儿一些平和的游戏,等陈绝色不服输还想去玩儿其他的时候,谢长溯说什么也不放人去了。

 

    真要是照着她这样的玩儿法,估计玩儿完,她就要把游乐场搬到自己家了。

 

    连他家的云小猪都不敢这样玩儿。

 

    陈绝色决定,下次背着谢长溯过来,偷偷坐。

 

    下午看的基本上都是一些表演,还去看了3D的电影,突然蹦出来的一条蛇,吓得陈绝色立马扑倒了谢长溯的身边。

 

    谢长溯笑着说:“假的。”

 

    “我知道。”

 

    排队也是个耗费体力的活动。

 

    玩儿到下午,谢长溯带着陈绝色才去购物中心挑选纪念品。

 

    下午了,游园的人少了许多。

 

    溺儿也要回家了,但是没人接她,她就给谢长溯打电话。

 

    “大哥哥,你在哪里,能不能来接我和婶婶回家?

 

    叔叔今天忙手术,没得空接我们。

 

    小妹子回不了家了,怎么办。”

 

    谢长溯说:“让你二哥去吧,大哥这会儿有事。”

 

    溺儿又说:“爸爸都说了你今天不去公司,二哥哥有女朋友,周末要陪女朋友,你去干啥啦?”

 

    谢长溯说:“你大哥也是有人要陪的。”

 

    陈绝色在一旁听着谢长溯温柔和妹妹说话。

 

    不一会儿,溺儿又说:“得了吧,你就是不想接小妹子。”

 

    “大哥真有事,你二哥要是没空,你喊喊咱妈,让咱妈出门透透风,顺带去接你。”

 

    溺儿小声吐槽了一句,“下周回家,看我不说你。”

 

    挂了电话,陈绝色在一旁问:“你妹妹?”

 

    谢长溯点头,“出门做公益,结果家里没人去接她了,她就给我打了个电话,她以为我没有女朋友,周末时间是空闲的。”

 

    陈绝色拿起一个小兔子伞,谢长溯说:“没想到你喜欢这个?”

 

    “不是我喜欢,我刚才听到你妹妹电话,突然觉得这个她应该会喜欢。

 

    你觉得呢?”

 

    谢长溯那过去,“她大嫂送的,她什么不喜欢。”

 

    陈绝色最后也挑了个象征性的纪念品,两人离开了。

 

    溺儿后来妈妈也没使唤动,接她的人是云星慕。

 

    云星慕开车带着谭倾城去了福利社大门口,接着二人。

 

    林轻轻本来还想等一会儿,结果侄子就来了。

 

    “婶婶,这是倾城,你们见过。”

 

    云星慕带着谭倾城对林轻轻介绍。

 

    林轻轻看着漂亮的女孩儿说,“见过好几次了。”

 

    谭倾城有点害羞,“婶婶,你们吃饭了吗?”

 

    “没呢,一会儿回家吃,你叔下班就回家了。”

 

    溺儿趴在车座中间,和云星慕吐槽,“二哥哥,大哥哥今天都没来接我,他指定是出去花天酒地了,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都听到他那边的音乐声了。”

 

    云星慕知道大哥的去向,他和谭倾城眼神交汇,只有彼此知道。

 

    傍晚,谢长溯回家时,小溺儿已经在客厅趴着了。

 

    谢长溯进去,将买来的兔子伞递给小妹子。

 

    “你去游乐园了?”

 

    溺儿一眼就看出来了。

 

    谢长溯:“……”现在的孩子,不等他开口就知道的吗?

 

    “大哥哥,你和谁去了?”

 

    谢长溯反问:“喜欢吗?”

 

    溺儿点头,“所以你和谁去了?”

 

    谢长溯又说:“这是一个姐姐送给你的。”

 

    溺儿准备打开感受新礼物时,忽然……她震惊,“大哥哥,你和一个姐姐去的?”

 

    谢长溯扯谎说:“哥是去工作的。”

 

    “那个姐姐是谁?”

 

    自恋谢大少声称,“对你哥有意思的人。”

 

    不一会儿,谢长溯又问起来,“今天怎么回来的?”

 

    “二哥哥去接的,还带着倾城姐姐。”

 

    “怎么吃饭的?”

 

    谢长溯又问。

 

    溺儿看了眼喊身后,去到谢长溯的耳边,小声说:“咱妈又给我煮的面条,我不想吃,然后偷偷给咱爸告状了,咱爸说等他回来给我带好吃的,让我不要吃饱。

 

    我就吃了小半碗,没有吃饱。”

 

    云舒出来了,“长溯,你吃饭了吗?”

 

    没吃饭的谢长溯:“哦,吃过了。”

 

    云舒:“那我不管你了。”

 

    等云舒走后,小溺儿看着谢长溯的脸,“大哥,其实你没吃吧?”

 

===https://www.AiyyzX.com/ 第2424章 不同的爱===https://www.AiyyzX.com/

 

陈绝色回到酒店,她去到自己的玻璃柜中,放下一个地图折成的扇子,她又去看了看自己的玫瑰花,然后吩咐,“给我放水,我要洗澡。”

 

    今日陈绝色发现了两个自己没有攻克的游戏,她有些不甘心。

 

    傍晚,陈季夜给他电话,“你今天跟谁出去玩儿了?”

 

    “怎么了哥?”

 

    她哥哥平时极少管她。

 

    陈季夜说道:“我给你打电话没打通,打到了酒店,私卫说你出去玩儿了。”

 

    陈季夜觉得很反常,他妹妹怎么会出去玩儿。

 

    问和谁,他们也不敢说。

 

    这才,陈季夜打给妹妹。

 

    陈绝色一点都不慌乱的说:“哦,你不认识。

 

    你找我有事儿哥?”

 

    陈季夜说道:“你给酒儿打个电话,把她骗回去,她在这里误事。”

 

    陈绝色又哦了一声,然后给未来嫂子打电话,“喂,我哥刚才和我打电话说,你在她身边耽误事。”

 

    酒儿;“……多谢。”

 

    “不客气。”

 

    陈绝色挂了电话,将手机仍在床上,舒服的去泡澡了。

 

    她哥那里的事情,她也管不着。

 

    泡澡时,陈绝色想起今日男朋友对他弟弟妹妹的样子,陈绝色手撑着头,“奇怪,这怎么感觉像是我哥给我吐槽过得一个人?”

 

    她哥哥的对手又是友人——谢长溯!他明明是个当哥的,却操着爹妈的心,永远把弟弟妹妹当成小孩子宠爱。

 

    骄养,又溺爱。

 

    陈绝色记忆里,他哥只对她说过一次肉麻的话。

 

    她年纪小小时,自己跌倒,膝盖磕破了皮。

 

    她疼的大哭。

 

    母亲哄,父亲疼,一旁还有许多叔叔伯伯在关心,只有陈季夜冷冷的看着她哭,然后给她腿上擦药。

 

    “哥哥,你是不是不爱我这个妹妹?”

 

    幼年时期的陈绝色,也是个小软宝。

 

    委屈的样子,想让哥哥宠爱。

 

    那时陈季夜就告诉过她,“绝色,我不哄你,不是不爱你这个妹妹。

 

    我想让你养成独立人格,有自己的思想,不依赖任何人,能力堪比男人。

 

    谢长溯那样养妹妹,会把她们养成娇娇女。

 

    以后谢长溯若是有个好歹,他的妹妹们就没办法成为一颗大树保护自己。

 

    膝盖磕破,谢长溯在,他会哄。

 

    若谢长溯不在,雨滴酒儿就要边哭边疼着长大。

 

    没有当哥哥的不爱妹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240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