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是第一次啊哈啊轻点|插的水滋滋的响

    何天龙看天色快黑了,心里暗道系统打开小地图标记歹徒踪迹,叮,探测中,已标点,宿主可自行前往!

    何天龙立马吩咐三人按照自己的发现去搜寻,爬了一个多小时,根据小地图指引找到一个隐秘的山洞,天色已经快黑了,何天龙几人在洞门口听到里面有动静,何天龙艺高人胆大一马当先走了进去!

    只见洞内跟个猪窝一样,两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正躺在草上呼呼大睡,昨晚惊慌失措之下一路奔逃,跑到原先住的山洞打算先落脚,

    赵二狗决定等第二天再去别的地方,摸黑进了山洞两人饿的前胸贴后背吃了烧鸡,昏昏沉沉睡去,准备好好睡一觉休整一下再逃!

    四人进来的动静惊醒了赵二狗,赵二狗迷迷瞪瞪睁开眼睛吓了一跳,眼前四个警察看着自己,吓得立马爬起来拿出小刀与何天龙几人对峙!赵三狗慢半拍的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况吓得惊叫出声,魂都吓没了。

    何天龙可不惯着他们,上前就是擒拿格斗术,几招就把两人手关节卸掉,两人疼的满地打滚,失去反抗能力!

    小丁几人看的吞了吞口水,心里暗道何所越来越猛了,擒拿格斗他们也学会了,只不过像何所这样轻描淡写的还差远了!立马上前把两人拷住。

    回去的路程就慢多了,下了山天都黑透了,还好骑了四辆自行车!把两个歹徒手脚都捆上放在后座固定好,昨晚签到的手电筒没想到居然派上了用场,

    何天龙让三人骑在前面,自己后面给他们照路一路慢慢的骑回去了,到了所里已经凌晨四点了,把两人关起来,大家索性也就不回家了。再过两小时天就亮了,

 文学

    何天龙看大家这么辛苦,又累又饿的,等到六点多直接骑着自行车去买了二十个大肉包,四碗豆浆,四人一起吃个早饭!几人狼吞虎咽一人五个大肉包子,吃完趴在桌子上准备小眯一会儿,三人直接累的睡着了!

    何天龙看他们这么累,只能自己继续挺着,直接去审问两个人,开始还死不承认,何天龙把他们关节都卸了两人疼的什么都招了!花了两个小时两人老底都交待完了,交待完何天龙把他们关节恢复继续关了起来,这两人不出意外肯定是吃花生米没跑了!

    把案件口供记录好,这会儿所里其它人都来上班了,何天龙叫了几个人把赵二狗两人送去局里结案!

    马不停蹄的去了医院,一大妈一脸憔悴的坐在病房外面,神情恍惚!

    何天龙:“一大嫂,易大哥怎么样了?”

    一大嫂抬头看何天龙,眼泪含在眼里悲伤道:“昨晚又抢救了一下,医生说老易可能不行了,呜呜呜呜,让我在这里等着,老易随时都可能会醒,让我守着!”

    何天龙听完也是一阵唏嘘,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

    何天龙跑去找到医生问道:“医生,这易忠海到底伤得多严重?”

    医生严肃的看着何天龙:“警察同志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他的伤口都在肾脏上,肾脏被刀大面积刺破撕裂,大量出血,并且发炎发热,昨天晚上开始病变我们尝试过所有手段都没有办法,以目前的医疗条件没有办法治好,只能靠伤者自己去恢复,不过恐怕很怕熬过来!”

    何天龙听完也清楚了伤口的严重性,哪怕后世肾脏破裂大出血不及时就医都会有生命危险,现在的医疗条件跟后世根本没法比啊!易忠海怕是很难熬过来了。何天龙也没有办法!

    安慰了一下一大嫂陪了一上午,中午于莉送饭给一大嫂吃,何天龙累了一天了,下午索性回家准备好好睡一觉,这一觉直接睡到晚上,刚准备起床,就听傻柱在门外喊道:“叔,快起来,于莉刚回来说一大爷不行了,您赶紧跟我去一趟!”

    何天龙心头一惊,二话不说爬起来穿好衣服,于莉要留下照顾何晓,何天龙和傻柱骑着自行车就去了医院!

    病房里面,一大妈已经哭成了泪人,一大爷满脸苍白的半睁着眼睛,医生在门口看见何天龙道:“警察同志,病人不行了,这会儿吊着一口气,估计有什么放不下。”何天龙点点头和傻柱进了病房。

    两人来到床边,易忠海看着何天龙艰难道:“天天天龙,我怕是不行了,你能答应我,让柱子给你一大嫂养老吗?柱子,,可可以吗?”

    何天龙:“易大哥你放心,柱子一定会照顾好一大嫂的,给一大嫂养老送终,你好好养伤,会好起来的!”

    傻柱一脸难过的看着一大爷道:“一大爷,您放心,之前不都说好了嘛,我一定会照顾一大妈的,您别担心,好好养伤不会有事儿的,您肯定会好起来的!”

    一大爷:“柱子以前,都是我,不好害了你希望你别往心里去等我走了,你给你一大妈养老送终我那房子都给你还有我存的钱以后都是你的!”

    傻柱难过的看着一大爷没有吭声!何天龙:“易大哥,少说两句吧,好好养伤,会好起来的!”

    易忠海苦笑一下:“天龙,,你就,不用安慰我了医生的话我都听到了咳咳咳。”一大妈连忙给一大爷顺气了!

    一大爷看着自己老伴道:“老伴儿啊以后我不在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啊唉我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个孩子,不过我不怪你是我没那个命吧呵呵!”

    何天龙看着易忠海心里暗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带着傻柱出了病房,把最后的时间都给他们老两口,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就听到一大嫂一声凄厉的哭喊,医生连忙去察看急救,片刻过后,医生摇摇头道:“节哀顺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2215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