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小仙用黄瓜自慰出水_揉捏她胸前一对雪白的肉球

“你装着那些东西干什么?”我有意问。


“留做纪念。”陈彩玲说道,“今天的事,你不能跟任何人说起。不然,我会叫我爸把你赶出村子!”


“知道了。如果你想男人了,可以来找我。”我说道。


 文学

“哼!”陈彩玲冷冷地哼了一声,启动了车子。


回到村长家的大院,下了车,我让陈彩玲走在前面。只见她走路一撅一拐地,想必那儿刚很疼,心里不由疼惜了一番。


“怎么才回来?”袁克良快步迎了上来,到陈彩玲前面时,低声问:“得到了吗?”


陈彩玲点了点头。


袁克良脸色大喜,拍了拍掌,对我说道:“张兄弟,清清已经回去了,你看天色也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回去了?我进去看看。”我说着就要往屋里走。


袁克良拦住我,板着脸道:“怎么,你不相信我?”


“我有东西掉在里面了。”我只得找借口。


“掉什么东西了?我给你拿出来。”袁克良说道。


“掉……掉钱了。”我一无手机,二无手表,身上更加没有什么能掉的东西,只得说钱。


“这是两百块,你拿去吧。”袁克良拿出两百块边往我手上塞边将我往院子里推。我执意不肯走,袁克良对陈彩玲说:“彩玲,你送他回去。”


“我很累,想去休息。”陈彩玲说着便往屋里走去。


“你自个儿回去吧。”袁克良退回屋里,迅速地将大门关上了。


“林清清!”


“林清清!”


我一连叫了两声,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便竖起耳朵,静听里面的动静。


“东西在哪儿?”袁克良问。


“给你。”陈彩玲说道。


“这么多,那小子没占你便宜吧?”袁克良又问。


“没……有。我很累,去休息了。”陈彩玲说道。


过了两秒,又听到陈彩玲问:“林清清在哪儿?”


“在洗手间里,一直没有出来。”袁克良说道。


“哦,我正要上洗手间,我去把她叫出来。”陈彩玲说道。


“快去快去!”袁克良催促道。


“妈的,搞这么久,老子等得花都谢了。先吃药,等会儿干死她!”袁克良嘀咕道。


我越来越担心,想要立马冲进去,但是我朝门推了好几下,大门纹丝不动。


“咦,我的蚀骨销魂神仙水呢?”袁克良又嘀咕道。


我从裤袋里拿出那瓶药剂,上面正写着:蚀骨销魂神仙水。


“不见了,看来只能给她喝飘飘欲仙了。”


接而,传来了袁克良倒水的声音。


我心急如焚,一定要想个办法进去将林清清救出来才行!

一会儿,传来了陈彩玲的声音。“林清清呢?怎么没在洗手间里?”

“怎么可能?”袁克良立即叫道,“我是看着她进去的。”

“是不是她偷偷出来了,你没有看见?”陈彩玲问。

“我一直盯着门口,就算她变成一只苍蝇飞出来,我也看得见。”袁克良说道。

林清清不见了?

难道,她知道袁克良要对付她,悄悄地溜走了?

突然,身后突兀地传来一道声音,“张小北,你在干嘛呢?探头探脑地!”

我回头一看,是李芳。

“没……没事。”我说道,“我和林清清来吃饭,正准备回去呢。我这不是刚出去办点事嘛,这回来,门就关了。你帮我敲敲门。”

“你和林清清来这儿吃饭?”李芳半信半疑,伸手朝门敲了两下,喊道:“彩玲,在家吗?”

一会儿,门开了。陈彩玲和袁克良走了出来。

“嫂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陈彩玲问。

“没事,这不是闻到菜香了吗?我刚从果园回来,正饿着呢。”李芳笑呵呵地说道。

“那正好,还有菜,进来吃点吧。”陈彩玲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啦。”李芳说着就走了进去。

袁克良看见了我,立马走了过来,黑着脸问:“你怎么还不走?”

“林清清呢?”我问。

“你问我,我他妈的问谁呢?”袁克良火气冲天,双手叉腰,原地转了两圈,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对我说:“这样,你去帮我把林清清找来。只要把她找来,我就给你两百块!”

“天这么黑了,去哪里找?我要回去了。”我说着就往院外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1623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