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寝室404鬼故事_绝后

我奶奶的老邻居前几天往生了,得到消息后奶奶唏嘘不已,说这两口子罪孽的一辈子总算了账了,还清了今生欠下的债,来生轻轻松松做个好人。
  这位邻居老吕跟我奶奶差不多年纪,两口子膝下就一个儿子,算起来如今也快到了花甲之年。老吕的儿子离婚多年,一直独居。我很奇怪为什么他离婚快三十年了一直不再娶,奶奶叹了口气告诉我,当年老吕这儿子在胡同里可是位有名的人物。
  老吕的儿子结婚时,还是十年浩劫的动荡时期。一对年轻人按照“革命夫妻,新事新办”的原则,在胡同里举办了简单低调的婚礼仪式。婚后不到半年,老吕的儿媳妇就有喜了,这可乐坏了老吕两口子,忙前忙后好一顿置办准备。到儿媳妇临盆,老吕一家人齐齐整整跟产房门口蹲守了一天一夜,好容易医生出来了,却是摇头叹息着对他们说:“产程时间太长了,孩子发生窒息,落地出生时已经没了气息。是个男孩,您们节哀吧。”

 文学


  这件事对老吕一家十足是个沉重的打击,小两口失魂落魄地过了一年多,小吕媳妇又有孕了。这回全家人是小心翼翼呵护备至,还专门请了老家懂中医的亲戚过来照顾。谁知小吕媳妇到了儿又生了个死婴出来,还是个小子。老吕家的亲戚非常诧异,明明之前小吕媳妇脉象体征一切平稳正常,怎么这孩子落地就没了气儿呢?
  从此后接二连三,平均每隔一年半载,小吕媳妇就会怀孕,足月后无一例外生下来的都是没气儿的死孩子,并且还都是男胎。老吕一家被这接二连三的打击弄得垂头丧气,都不乐意出门见人了。
  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十年浩劫过去了,老吕托人请了一位算命看事的先生,让人家给看看他们家接连生死孩子是怎么回事。那算命先生要来一家人的八字排了盘,又围着老吕家房子转了几圈。回来叹了口气对老吕说:“您家这不得子息啊,是您们老辈人欠了命债,这是报应,没法破,也破不了啊!”
  老吕两口子一听登时变了脸色,一桩如鲠在喉的陈年旧事瞬间泛上心头,再也挥之不去。
  话说当年老吕两口子婚后近十年一直没有孩子,本来两人都快死心放弃了。结果老吕远房有个表哥让国民党抓了壮丁,一去多年杳无音讯。留下个病包老婆和一个丫头。这一年,眼瞧着表嫂快咽气了,族里就有亲戚撺掇着老吕两口子收养那个丫头,说不定还能给他们招来个自己的孩子呢。
  老吕夫妇起初对这收养的丫头知冷知热很是疼爱,说来也巧,没出一年老吕媳妇就怀孕,顺利生下了儿子小吕。小吕出生后,被收养的丫头彻底沦为了多余的“赔钱货”,老吕媳妇对她是横看竖看不顺眼,家里大小活计全归了她,到后来连饭都有一顿没一顿的吃了。
  解放后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极其匮乏,这丫头不巧还染上了白喉。老吕两口子一听这个病传染,所幸连屋门都不让丫头进了,阴历十月的大冷天里,街里街坊的看见丫头穿着一件补丁摞补丁的大破棉袄,光着两只小脚丫子坐在大街门口烧得直打摆子。我奶奶不忍心,曾多次给老吕送钱过去让他们给丫头看看病去。这老吕,钱是照收不误,根本就不给丫头看病。
  结果没多久,可怜的丫头就病死了,老吕用大破席子胡乱一卷,就给拿到城门外头扔了。奶奶告诉我老吕这公母俩可真是造孽,到死都没给丫头换件干净衣裳,就让孩子那么光板儿穿着件大脏棉袄走的…………
  后来老吕的儿媳妇辗转听说了其中缘故,说什么也不跟小吕过了,有好事者告诉老吕,他儿媳妇后来跟别人再婚生了一儿一女,小日子过得别提多美了。
  老街坊们还告诉我奶奶说,这老吕晚年变得有些不正常,特别是他老婆癌症过世以后,老吕经常在寒冬腊月里穿着裤头子满街疯跑,嘴里还不清不楚地叨唠着什么,满脸都是泪。
  想着老吕夫妇牺牲了别人女儿保全拉扯的独子竟落得个孤老无后的结局,真不禁感慨天道轮回,报应不爽,最终是欠恩的报了恩,欠债的偿了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豆书文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books.net/11713.html
返回顶部